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全小说网 > 玄幻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五百章后记(四篇合一)

我穿越成一个国 第五百章后记(四篇合一)

作者:无极书虫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1-02 10:14:30 来源:三七中文

回归篇(上)

-----------------

皇天浩荡,后土载德。

自时序神殿毁灭后,大轮回体系真正主导虚无之海的延续。

同时星空模式转化为晶壁系模式,其主导者便是真理之主。

一尊尊创世神开辟自己的宇宙,让这些宇宙以环带的形式紧密排布在大轮回体系内。

在环带中央,则是元蒙宇宙。众多宇宙按照能级,有序排布在环带,时而征战、时而融合,随着能级下降,处于环带的位置越来越靠近边缘。

这种模式倒有昔年原初宇宙的几分风采。

而在大轮回体系中,得惠最大的二人。一个是地母,一个是天主(杨柯)。

地母神魂依附大轮回体系,以这无量量宇宙为身躯,形似另一个宇宙意志。只不过她权限要小一些,因为她只是存世之基,并不掌控宇宙法则的运行。这一部分,是杨柯的权能。

一个负责物质,一个负责命运,以形而上之的大道法度,运行大轮回体系。因此,杨柯被称作“皇天”,而地母则为“后土”。

这日,大轮回体系的最后一个宇宙陷入死寂期,皇天之灵悠悠醒来。

“大运转期来了吗?”

大轮回体系的特征,当一个宇宙毁灭,创世神可以进入冥府修养,以神魂投入其他宇宙体验人生,避免无聊。直到修养完毕后,可以尝试开辟下一个宇宙。

可饶是如此,这般完美的转换体系也会迎来最终的运转期。即所有宇宙全部寂灭,造物主们全部进入冥府,外界没有一个宇宙。

而这时,也意味着真理之主从这一纪元的主导者位置退下,换下一位创世神构建全新的大轮回观。

……

最后一个寂灭的宇宙是元蒙宇宙。

皇天氏从天穹之上醒来。然而神界再无一位神灵,空荡荡的宫殿群了无生机。属于神明的时代早已逝去,莫说诸神黄昏,如今已经是元蒙宇宙的终结,环带宇宙结构的终结。

皇天氏静静走过天宫,降临大地。此时大地也无半点人烟,早在千年之前,人间的文明便彻底毁灭。

“岁月苍茫,永远是生灵最大的敌人。”皇天心有所感,目光看向冥土。他能感觉到,大地之母后土氏正在冥土黄泉等候自己。

不仅是她,那些造物主们也在冥府尽头等候,正推举下一位创世者。

当皇天后土相见,便是世界彻底归入虚无之海,开始下一轮创世伟业的前兆。

按照造物主们的计划,大轮回体系下一次大运转也要从元蒙宇宙开始。

由皇天后土打造元蒙宇宙,然后诸神分散在外开辟其他宇宙。

等宇宙毁灭,进入冥府转入阴面,然后再度化阳、转阴……周而复始,构成阴阳体系大轮回。

不过,皇天并不急于前往,他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大地上。

已经走向终结的世界,大地处处透出迟暮的气息。怒吼的风暴肆虐蹂躏每一处土地,咆哮的雷霆击毁山峦和峻岭。愤怒的火山贪婪蚕食着大地上的一切……

不知不觉,皇天氏走到一处荒漠。

漠漠风沙,滚滚黑云,在这阴霾昏暗的地界中,忽然闪烁点点荧光。

皇天顺着灯光走去,进入一处荒废破败的废墟。那残垣般的城墙上,依稀挂着一块匾额,上面还能辨认出一个“洛”字。

穿过破败的城门,皇天仿佛有一种本能感应,来到中央的废墟处。这是一片辽阔的宫殿地基,哪怕如今破败,仍可以回想全盛时的华美。

在这里停留了许久,皇天继续向前,或者说向北?

在这片宫殿群的北方,同样有一片宫殿群。只不过相较于中央的宫殿群,规模要小了一些。而皇天寻找的荧光,也正在这里。

那是一位穿着藏青色深衣的青年,他手持一盏红灯笼,静坐在废墟中。

看到远方走来的皇天,青年忽然露出笑脸,起身打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皇天面无表情,虽然来自神明的权能告诉他,此刻应该降临冥土,和后土神一起创世。但他心中却升起莫名情绪,不由自主走过去,席地坐在青年的对面。

“在这片废墟多年,难得碰到一个客人。”青年絮絮叨叨,自言自语讲述这片废墟的来历。

“这是我曾经的国度,最初称呼为‘夏’。嗯,我们并非这个世界的土著,而是外来者。先民奋斗百年后,才有了我的诞生。”

皇天默默听着青年的话,只是眼中闪过异色。以至高天神级别的权能,自然察觉青年的身份。

一个早已经消亡在历史长河中的古国之灵,没想到他竟然能存在这么久。

“我知道这个国度。”皇天平静述说着自己从天空看到的历史,语气不见半点停顿和变化:“在神代消退后,这个国度经过几次换代,文明仍延续下来。哪怕在人类灭绝的大灾害面前,他们也是坚挺到最后的一群人。”

“没错,这是一个顽强的国家。”

“当最后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国民叫‘余媖’。在国家消亡的最后,她选择留下来,陪伴国家至最后一刻”青年扭头看向右方,在那里正停放着一尊棺椁。

“同时,她也在等待她所侍奉的‘君王’回归。少时青梅竹马,一起为国奋斗。但最终那个人选择离开这个国家,只留下她一个人陪伴国家走到终点。即便是她华发落尽,仍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归来。”

皇天心中突然泛起酸涩,有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凭空闪现。

蓦地,青年手中的灯笼闪烁荧光,并且有短暂的熄灭。而当火光再度亮起时,青年的身形开始变淡。

“时间不够了吗?”青年皱起眉头,似乎有些纠结。

皇天淡淡道:“作为国灵,你所象征的文明已经逝去。人道概念凝聚的存在,在人民消失后,自然也不应该存在。或者说,能留到这个世界即将重启的时代,已经是最大的奇迹,是神明的恩惠。”

“奇迹?”青年眨眨眼,露出一贯的自信笑容:“难道你不知道,在其他文明敬畏神明,害怕神明的时候,我们的文明已经走上‘人定胜天’的道路吗?”

人定胜天!

这对于皇天之灵而言,仿佛最大的挑衅。但无情无我的皇天,并没有“愤怒”这种情绪,他静静看着青年。

青年耸肩道:“我留到现在,是要以国灵的身份守护我的国度到最后一刻。哪怕只有一个国民,我也应该担负应有的责任。”

“最后一个?你最后一个国民,不就躺在那具棺椁吗?”

“不是哦。”青年突然将皇天之灵拥住,独属于姬乐的薪火之力瞬间倒灌入皇天氏体内。

“欢迎回家,我的第一国民……”

九宫城陷落危机,自己谋算着给国灵“杀鸡儆猴”,姬乐第一次生病,二人第一次并肩作战……

无数次的曾经,无数次的第一触动皇天之灵那压抑在灵魂深处的情绪。

“姬……姬……”皇天缓缓伸出手,可名字还没说出口,青年在自己眼前消失。

临消失之前,青年再度露出笑容:“我等了你这么久,接下来就该你找我啦——我在大宏愿之后另辟了一座天国。”

啪嗒!

红灯笼落在地上,火光灭去。

停驻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一抹亡灵,终于消失。

皇天,不,杨柯的手掌僵停在半空,喃喃道:“姬乐……”

默默捡起红灯笼,他走向另一侧的棺椁,看到一具已然难以辨认的枯骨。

红颜白骨,终究再无区别。

抚摸棺椁,粗糙的表面早已被风沙侵蚀。

看着余媖的棺椁,再看看刚才姬乐停留的地方,杨柯回想曾经自己三人在灵宫的场景。

……

“杨柯,你又偷吃我的点心!”

“偷?我明明是正大光明的吃!这怎么能算偷!这可是我家,灵宫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整个夏国都是我的!”

“你的?不好意思,我的第一国民。你说反了,你应该是我的才对。”

“既然你是国家,而我是国家的一部分,自然可以当家做主。你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东西?”

“余媖,你来评理。”

“点心没了,再做就好。两位殿下皆是万金之体,不要吵,不要闹。不然小心我回头告诉史皇大人。”

……

“抱歉,我回来晚了。”

然而,此刻再无人跟他吵闹,也无人为他劝架,更无人点烛执灯静候长夜,静望他的归来。

-------------------------------

-------------------------------

回归篇(下)

当杨柯整理情绪,来到冥土时,后土皇地祇已然等候多时。

此刻的冥土没有一个哀嚎的亡灵。曾经阴冷昏暗的冥界,彻底还原为黑暗,成就最初的混沌鸿蒙景象。

不过杨柯能朦胧看到一群造物主在打牌比赛,争夺下一轮宇宙观主导的席位。

后土望着杨柯,点点头说:“你回来了。”

杨柯握紧手中的灯笼,默默无言。同样的话,在后土口中和姬乐来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回首张望,混沌气浪飘荡在这方世界,整个世界已经进入最后的寂灭期,华夏的传承早已随时光消逝。

“他们呢?”

“姬乐当初发下大宏愿,将薪火散入虚无之海,随时光浮沉。后来他用太极图开辟华夏天国,将所有人带走。只有寥寥几人选择驻守元蒙宇宙,守护宇宙到最后一刻。”

“当然,我们都清楚,那是为了等你。因为姬乐坚信,在大运转期的时候你有可能恢复本我。”

“那华夏天国的位置……”难道在大轮回体系之外?

“薪火不是已经给你了?”后土皇地祇指着他手中的灯笼提点:“这是华夏的薪火,在重新创世后,你可以重新创造华夏文明。”

“用你们的话说,火种是永远不会熄灭的。”

“同时,这也是前往华夏天国的引路灯。”

杨柯低头看着灯笼,没有开口。

于是,后土又道:“而且,真正成为创世神的你,便可以去找他了。”

杨柯的声音有些沙哑,问道:“他们现在情况如何?”

随着跟后土皇地祇的交流,杨柯的人性渐渐恢复。

“挺好的。姬乐大宏愿后开辟天国,其他华夏神界的人跟着离开。在大轮回体系的其他宇宙传播文明。

前不久,他们全数回归华夏天国,进入太极图中。”

华夏天国是一处很特殊的界域,又称“天外天”。那是华夏文明的摇篮,姬乐真身所在的地方。以太极图隔绝在大轮回体系之外。

“少了姬乐,这元蒙宇宙可失色不少。”提及这事,地母就一肚子抱怨。

那些人全走了,其他造物主们也跑去开辟自己的宇宙。到头来,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居住在黄泉。比起失去人性的杨柯,保持自己的喜怒哀乐等待世界破灭,她比杨柯更惨啊!

“更可气的时候,他们那些小家伙以‘为我好,帮我排解寂寞’的名义,给我送来电视机之类的东西,可以让我看到异世界的娱乐。然而只能看,不能实时交流,不能评论参与,这不是更气我吗?”

毕竟,横跨宇宙的网络还没架设出来。

好几次,后土都想撂担子不干。可最终,来自创世女神的自尊和职责,让她忍耐到世界破灭,等候杨柯的回归,一起重造世界。

“创造完这个世界,你愿意留下也好,愿意去找他们也成,反正我也不指望你们过活。”后土一脸嫌弃,已经着手新世界的开辟……

“真理之主这次退位,放弃宇宙观的主导,正是因为他已经合道,跨出最后一步。打算学着那位异世界的朋友,去他方宇宙游历。

而地母作为大轮回体系的主导者,却只能留守此地,在冥府当一个孤寡老人。

杨柯微微一笑:“陛下,我要放弃天之御座。”

“放弃?”

地母停下手中动作。

“没错,华夏文明已经不再,当我于元蒙宇宙重新演绎文明后,会脱离合道状态。”

“你确定?你合道状态是至强者层次,而失去这份力量,恐怕只是普普通通的创世神。”

“但是这样,陛下有望和天王相逢。天王虽死,但死之前已经升华永恒真理。命运真理中带着一缕他的意志,或许经过漫长岁月的修养,他会再度苏醒。”

这是杨柯给地母神的一个盼头。

不仅是天王,在久远的未来,那尊早早掌控永恒能源的陛下,可能也有回归的一天。

“当然,前提是得到玄天幡。”

---------------------------

---------------------------

重逢篇(上)

当新世界开辟,杨柯以创世神大能跨过混沌,寻找华夏天国的所在。

他将元蒙宇宙的担子甩给地母。但因为天王复苏的可能性,她跟海皇帮他提升创世神力,目前有星空古蛇的水准。

华夏天国又称天外天,是姬乐在太极图内开辟的天地、隔绝在大轮回体系之外。但也会进入大轮回体系,尝试传播华夏文明。

在这里,杨柯没有看到姬乐,而是元希接待了他。

元希作为天国的女主人,其仪表风度让杨柯不由想到“女娲神”。

终究还是在一起了啊。

杨柯心中有些感慨,但这不也是自己希望看到的吗?

他毕竟已经自由了,自己当年化身皇天时,不也期望他能真正走下去,而不是牵绊在国度文明之上耗尽自己的一切。

“他不在吗?”

“开辟华夏天国没多久,他便散去灵神,化作无量薪火去诸天世界传播华夏文明去了。”

不仅是这片虚无之海,姬乐在得知他方宇宙后,又岂甘心让自己的光辉仅仅照耀这一片界域?

因此,他尝试用薪火和神魂降临他方宇宙,效仿那位青衣来客一般,在外域展开行动。

“离开了?”杨柯难以置信:“他扔下你跑了?”

元希笑了:“这是我跟他的家,你觉得呢?”

只要有家,就算在外面浪了多久,不还是要回家吗?

“而且此刻的我还在修养期间,不方便走。”

修养期?

杨柯上下打量元希。

元希舍去永恒真理后,又重新升华了新的永恒真理。这一次,是司掌生命与造化,作为诸夏民族的母神帮助种族繁衍。

当然,毁灭法则她也没有放弃。只是毁灭真理尚未升华,仍处于研究阶段。

“我觉得,你身上没问题……”

“我怀孕了。”

“怀孕?”

“对。”元希摸摸肚子,露出一丝柔光:“因为怀孕,所以不能乱跑。加上他本体也在这里,就一直待在天外天修养。”

瞧见这一幕,杨柯啧啧称奇。能让这喜欢疯跑旅游的女神转性,安稳待在家中可真难得。

不过她跟国神结合,也能怀孕吗?那么他们会生出来什么?神明?人类?还是国家?

杨柯眼角带着笑意,但他故意吐槽说:“这就是作为妻子的从容吗?你就不怕他趁这段时间,在外头找情人?”

“咦,杨柯你来了?”突然,一个青年从门口风风火火跑进来,一屁股坐在元希身边。

元希习以为常自家伴侣的动作,拿起手帕给他擦汗:“又跟那些家伙对战了?”

“嗯,闹着玩的,放心,我有分寸。”他扭头看向杨柯:“呦,你舍得从元蒙宇宙出来了?”

“嗯。”杨柯反问:“你不是离开?”

“所以目前的我不是本体啊!”青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以太极图开辟天国后,我本体化作天国世界,灵神散化无边薪火归入诸天。留在这里的,仅仅是我对元希满腔的爱意。”

“不需要,谢谢。”元希笑吟吟跟伴侣斗嘴,帮他倒满凉茶。

青年喝了一口,慢悠悠对杨柯解释说:“眼下所见皆非本我,唯有天国散去,薪火重聚之时,本尊才会从沉眠醒来。那时候,便是又一次的天国创世了。”

所以,我在元蒙世界所见的人,也就是你遗落在那里的薪火吗?

若非碰到姬乐的薪火,杨柯绝对不能这么快恢复。毕竟那可是姬乐成为创世神后散布的火种,是创世级别的力量。也唯有这种超越世界之力的伟大火种,才能复苏皇天的记忆。

“那老大人和冠军侯他们?”

“随我的火种在他方宇宙游历。你若有兴趣,也可以带一朵火种去外面看看。”

--------------------------------

--------------------------------

重逢篇(下)

在游荡诸天世界的时候,杨柯看到姬乐散落的薪火。他的薪火如同蒲公英的种子随混沌飘荡,在一个个世界生根发芽,甚至转世为人,开启文明新篇章。

……

某界,大周王朝。

薪火转生八年后,降灵一位耄耋老者。

“吾乃史皇氏,愿助贵子大兴我道——”

“造字圣人吗?”男孩打断老者的话:“我知道,上古时代,我华夏文明的前辈。来来来,赶紧教我写作文,爹爹布置的功课,还没做完呢!”

“别愣着,老大人,快快快,我会不会挨板子,就指望您了!”

仓颉看到熟悉的面孔,笑眯眯摸着男孩的小脑袋瓜:“放心吧,我比他更狠,不好好默写我华夏经典,回头我替他打你板子。如果字不好看,我还打。”

……

某界,华夏文明不存在的荒凉沙漠中。薪火转生的旅者无意间来到荒废破败的宫殿群。在这里,他找到一座棺椁,唤醒一位年轻的武将。

“是冠军侯吗?救命吧,外头有我的仇家,劳驾挡一挡!”青年一边哭诉,一边抱住武将,而宫殿群外,传来一阵打打杀杀的声音。

“我睡了多久?”看到青年熟悉的面容,武将忍不住问道。

“摆脱,大哥,咱们第一次见面,我哪知道你睡了多久?”

此时,外头走进来一群凶戾大汉。

“大哥,救命啊!”

武将顺势拿起陪葬的宝剑,缓缓从棺椁站起来:“放心,有我在,定护你一世——喂,别拿我的衣服擦汗啊!”

……

某界,青年拉着两位女子游湖泛舟。

“夷光,夷光,我要吃西施豆腐,劳驾帮我做一份呗。”

“郑旦,我肩膀疼,帮我揉——哎呦,好疼!”

“殿下,请保持风度,不要在外头胡来。不然的话,我可不是夷光那丫头!”郑旦挥舞着拳头,为刚刚结识十天的青年“使劲按摩”。

……

静静望着一切,看到一朵朵薪火寻找自己的缘分,和华夏英杰在各世界建造华夏文明,杨柯独自来到一方特殊的世界。

这是众多故事的起源。降临这颗水蓝色星球的东方,杨柯突然被一个孩童撞到。

“哎呦——”男孩抱着头站起来,看到杨柯之后连忙道歉:“抱歉,抱歉,你没事吧?”

看到男孩的脸,杨柯愣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露出灿烂的笑容,学着小大人的样子,打招呼问好:“我叫公孙闻礼,你呢?”

杨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回复:“我叫杨,以后我们会再见面。”

第二天,公孙闻礼的小学班级迎来一位转学生。但奇怪的是,那个和昨日男子有几分相似的男孩自称姓“姬”,让公孙闻礼奇怪不已。

但随着和同学慢慢长大成人,公孙闻礼渐渐忘记那个自己无意间撞到的大哥哥,只记得自己和一位“姓姬”的友人一起慢慢长大。

小学、中学、大学……可就在公孙闻礼二十三岁那一年,突然遭逢车祸。

当好友赶来时,只看到他倒在血泊里。匆忙间,杨柯打算拿出神器帮他疗伤,却无意间掉落当初姬乐给他留下的红灯笼。

一点火光微微闪烁,溅射到公孙闻礼身上……

后言——------------------

悠悠岁月,或许那华夏天国亦如同其他世界般于混沌消亡。或许这个文明他日终将归入历史长河,但此刻,唯愿华夏永昌,愿埋葬在历史中的英灵豪杰们永存不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