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全小说网 > 历史 > 擎国 > 第二百二十七节、科学的定义

擎国 第二百二十七节、科学的定义

作者:梦里挣扎.QD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2-31 21:26:55 来源:三七中文

能来参加这次会议的商人,无不是在这一亩三分地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还有不少全国性大商号的代理人。他们对于经营的理解自然不是饱学鸿儒所批判的那样,也不是一句商人重利轻离别所能概括的,所以不用姜田深入讲解,只需听着他和张环一问一答似的聊天,便能看出其中的奥秘。

如果说以前到一个城市开设新的商号,需要个一年半载的时间打点地方官员,笼络当地的士绅阶级,同时还要和同行、商会的人打好交道,再有头面人物引荐才算是有了立足的资格,至于能不能经营下去,则要看个人的手段,以及自己的后台能不能力压地头蛇了。

现在在天津做买卖,完全不用考虑哪些,只需要到本地工商局登记注册,找到铺面招齐伙计,就算是正式开张了。可是收益的好坏却更依赖于专业的管理与营销,他们这些人虽然不一定知道这些新词汇,可基本的道理却比任何人都清楚。

于是哪怕一个站在柜台前的学徒小伙计,都不是以前随随便便找个良家子弟就能充任的。至于那些开办作坊的就更加理解一名熟练工的重要性,尤其是很多作坊主在采购了新式机器设备之后,哪怕是从老号那边支援过来的老工人都看着发懵,只有那些识字机灵的才能最快的上手生产。

所以如果是过去地方官府和这些商人说拿出点钱来,咱们一起兴办本地的教育,大概率是要不到多少钱的。可姜田今天跟他们说,只要是慷慨解囊的商号,到时候可以优先去学校招人,这些人立即像闻到了腥味的猫一般,双眼就差冒蓝光了。

当这些人认购了自认为十分慷慨的股份之后,姜田内心中却摇头不止,看来所谓的历史局限性,在这个时代哪怕是相对开明的阶级身上,也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的。这些钱离自己搭建全套的地方教育体系还差了不少。

见没人再报出新的数额了,姜田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然后从后边的文吏手中接过了统计数字:“嗯……大家还是很给我姜某人面子的,十几家商号认购了不下八万元的股份……”

其实这笔钱已经不少了,若是放在明朝,足够组建一个规模庞大的旧式书院,并且还能请来名声在外的大儒前来讲座。但是和姜田要做的事情相比,这点钱就不够看了。

其他人也不知道他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总之看姜大人的表情是什么都没看出来,这时有心思活络的还想再出一点,好在太子面前留个好印象,可是又怕做的太露骨反倒弄巧成拙。

正在这纠结的时候,只听姜田自言自语的说到:“原本需要二十万的……算了,剩下的十二万我出了!”

这话说的在座诸人心中一震,既惊讶于姜田的计划如此费钱,又感慨姜大人不仅自掏腰包还出的比所有人都多。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听姜田接着说到:“在商言商,诸位兴办教育本是好事,但也不能过于依赖你们输血,今后就按今日出资比例划分招工比例,股份可以转让,除了小学、中学之外,职业教育可以酌情收费,也算对你们这些股东有个交代。”

义务教育的问题落实之后,姜田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虽然短时间内不可能搭建出完整的基础教育,并且在未来十几年内,所谓的职业培训更像是扫盲班加技能速成班。但是这第一步至少是迈出去了,好在张韬岁数不算大,再活个一二十年不是问题,届时新的学生已经成长起来,任何人想反攻倒算都不可能成事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让那些穷人子弟心甘情愿的入学,而不是被家长打发到商铺、作坊里当个学徒。至少也要让他们上几年小学,将来才能适应越来越快的发展速度。想了半天之后,姜田只能祭出行政干预的这个手段。

“从今往后,凡是年满六岁的孩童,无论男女都要入初小上学,三年学满之后考核发放毕业证,入学期间学校负责中午的伙食以及必要的文具。”说完这话,姜田用筷子夹起了一块鱼肉塞进嘴里:“必要时管吃管住,可以减轻穷人家的育儿压力,还能让他们有机会接近富家子弟,降低疏离感。”

张环看着鱼盯了半天,也学着姜田的样子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嚼了嚼,双眼不自觉的放出光来:“此鱼……”

“没吃过吧!”姜田炫耀般的说到:“这是海里的鱼,与你平时吃的河鱼不同,味道别样鲜美不说,鱼刺还少。”

“海鱼我倒是吃过,只是如此鲜美的却不曾见过。还有这……”张环指着另一个碟子里的韭菜炒鱿鱼圈。

不等他问姜田就继续说:“那是鱿鱼和乌贼是近亲,虽然俗名中有个鱼字,但因为没有脊椎所以属于软体动物。这些鱼是我让海军研究院试验的捕捞冷冻船,从山东南部以及江浙一带打来的,出水后即刻冰冻保存,所以到了咱这里还能保持新鲜。”

“从这么远的地方过来的?”刘宝铠震惊的看着盘子里的鱼,虽然这是他家而且厨子也是他家自己的,但是因为教义中规定不能吃没有鳞的鱼,所以那盘鱿鱼他一直没碰。可作为出海去过台湾的人来说,很清楚从这么远运来的鱼还能保鲜意味着什么。

“对!所以这第一船运来之后就让太子和你家老太太尝尝鲜。”

所谓的冷冻保存,其实和后世的水平相差太远,但是以现有的技术做一个保温仓,里边提前放好冰块并且一路有人利用硝石制冰来补充,就这还是有不少鱼没能挺过这条漫长的运输线。所以试验的结论是目前这种船只能适合近海捕捞,而且出海一次的成本也不低,因为制冰要用到宝贵的淡水。

“但是,如果有人投资建造大型捕鱼船,自然可以获得这种新鲜的海鱼,并且能贩卖到内陆赚大钱。”姜田话锋一转:“可惜短时间内天津的造船能力不会有大的提升,我准备改几艘旧船,只在附近海域捕鱼再加工成罐头。”

“罐头?”张环不太理解的问:“那成本不是更高吗?”

“成本是高,但是你想想,如果大草原或是西域大漠能吃到海鲜是个什么光景?不仅能为我军的战士们补充营养,还是不错的外销品吧!”

其实限制海产品捕获的不是捕捞技术与储藏技术,而是现有的捕捞工具不称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不是个形容词,而是这个时代捕鱼的真实景象,天然棉麻纤维的渔网损坏过快,丝绸又太贵不可能用来做渔网,这个问题在后世需要化纤工业来解决。

历史上的欧洲在大航海时代之后,不只是海运贸易大幅增长,远洋渔业也占了出海船只的很大比例,尤其是捕鲸业最为人所熟知,其实要论对欧洲食品供应贡献最大的,还有一个中国人不太熟悉的庞大船队——远洋鳕鱼船。

欧洲人爱吃鱼,这可能是他们的宗教信仰使然,与后世人们笑话美国人不会吃鲤鱼不同,东欧远离海洋的地区,直至21世纪还是保留着圣诞节吃鲤鱼的习惯,而吃海鱼是西欧那些海洋国家的传统,比如十分著名的鲱鱼。

鲱鱼是近海鱼类,捕捞难度小,尤其是西北欧许多大城市都在海港的附近,鲱鱼就成了重要的蛋白质来源,和我国的臭鳜鱼相同,盐腌鲱鱼也是因为腌制时盐度不够才臭的。

到了大航海时期,近海的鱼类显然不能满足出海贮存的需求,于是欧洲的渔夫们除了传统的鲸鱼和金枪鱼之外,找到了另外一种可以大量获取的鱼类,这就是鳕鱼,而他们可没有冷冻保存技术,所以他们使用了最原始的办法——晒干!

有意思的是,欧洲常吃的这些深海鱼类没有一种是用网捕捞的,金枪鱼和鳕鱼都是靠鱼钩钓上来的,只不过钓鲸鱼的鱼钩特殊了一些,所以姜田让海军研究院调查一番之后发现,要想发展远洋捕捞,只能是学习西方的经验。

改装了一艘老式的货船之后,装上手指粗的鱼线,这样的怪船就在上次俘虏的欧洲水手的带领下出海打渔了。一开始他们并不顺利,一来渔汛不明,二来人员也不熟悉这种工作,好在此时的海洋中鱼类十分丰富,而且随船的研究员还从古籍中寻找信息,比如带鱼、黄鱼就多有记载。

总之姜田决心扩大中国老百姓的食谱,让内陆地区也能吃到海鱼,起到调整营养结构,扩大航海规模,进一步拉低粮价的作用。正在吃鱼的几个人停下了筷子,谁也没想到姜田能通过给小妾调养身体,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张环看了看自己盘中那叫不上名字的鱼,转头问到:“先生为何认为吃鱼才能调养身体?”

姜田早知道他会有此一问,就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当然是通过调查研究啊!”

所谓的调查研究,就是通过对比不同饮食结构的人群,观察他们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再除去劳作和生活环境的因素,就能得出常吃的几种食物对人体有什么样的影响。

尤其是天津这里人员混杂,蒙古的战俘、日本的劳工、欧洲的水手、北方汉人、南方汉人,提供了大量的参考资料。得出几个浅显的结论还是很容易的,至于该结论是否正确,自然是姜田来把关。

“于是经过调查发现,其他民族的妇女身体状况普遍好于汉人妇女,除了饮食结构中,粮食过多肉食过少之外,我们发现裹脚的女性比不裹脚的女性,患上各种妇科疾病与产后失调的概率更高!”

这个结论一说出来,在座的诸人互相看了一眼,刘宝铠点点头表示肯定:“我也听奶奶说过,汉人大家闺秀都要裹脚,所以产后失调的比我们要多的多,也更注重坐月子。”

其实这个说法张韬早就说过,只是那时大家都以为是新皇帝不喜欢这个陋习,所以并没有真的和健康问题联系起来,可姜田宣称用科学的统计方法得出的结论,让在座的诸人无法等闲视之。

一直闷头吃鱼的宋懿终于忍不住问:“那先生可将此发现公知天下?”

姜田摇摇头:“还没有,但是我最近打算让海军研究院创办一个学术期刊,届时作为创刊号的文章予以刊登。”

一旦遇到学术问题,张环就会爆发出旺盛的好奇心:“先生所说的学术期刊又是什么?”

姜田只好又讲解了一番相关的知识,尤其是指明学术研究也可以名利双收的:“在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必须经过严格的筛选,一旦刊登不仅要付稿酬,同时其他人若引用该文章的内容,也要付相应的费用,若是被科学院之类的机构采用,前途更是可期。”

宋懿自然是两眼放光,可是随即又黯淡了下来:“像我这种愚笨之人,所思所想不及先生之万一,就不做奢望了。”

姜田放下筷子,然后用湿餐巾擦了擦嘴:“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德馨你怎么能妄自菲薄呢?再说你以为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我调查出来的吗?我不过是开了个头,这些都是研究员自己推导出来的,今后就是发表也是署他们的名字。”

刘宝铠也从旁帮腔道:“就是就是,这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先生的才学稍加点播一番,就够咱们冥思苦想的,再说你比我聪明多了,还怕什么呢。”

张环倒是不在乎能不能发表文章,他倒是对姜田现在的教学方法很感兴趣:“先生以前都是恨不得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为何如今却要让那些研究员自己摸索呢?”

吴远心说这能一样吗?姜田再怎样藐视皇权也知道要区分对待,你这个太子和我们这些勋贵之后岂能是寒门学子所能相提并论的?若真的能有教无类,也只是在这些寒门中选拔学业优异的才能跻身亲传弟子的行列。

“你们和他们是不同的!”果然姜田马上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你们是一群对新学抱有好奇心,却不一定靠新学晋身的贵族子弟,对于你们来说,学习不同的知识只是在丰富自己的阅历,如果能继续深造自然是好的,可如果对新学不以为意,也是无伤大雅的,所以我要让你们知道科学对于今后国家的发展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自然是要掰开了揉碎了让你们听明白,免得以后于国家大政方针上有所影响。”

说着姜田喝了一口茶,完全不在意吴远诧异的表情:“而这些研究员不同,他们不仅是醉心于科学探索,在现有的科举制度下,他们也很难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即便是在自己研究的领域有所作为,不过是小圈子里传播而已,至于光耀门楣名扬天下之类的事情则是无缘的。所以我要给他们这个机会,让天下学子都看到研习科学也能有黄金屋、颜如玉,并且让他们学会自己动脑,这样无论是一鸣惊人还是误入歧途,都是他们自己研究的成果,同时也是科学发展上的宝贵财富,等这些人可以不靠我的引导而独立研究的时候,那天下的科学技术发展将会一日千里突飞猛进。届时恐怕就算是我也无法窥其全貌。”

说完这些,他还不忘了又看了看吴远,那意思就是告诉他你不要用那些小人之心来妄自揣度。对于姜田来说,这些贵族们能学科学自然是锦上添花,减少推广的阻力,但是还真没指望他们成为科学家。

宋懿听完点点头,他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些研究员的宝贵之处,自己虽然于理论上远超对方,可正因为什么都涉猎,也就什么都稀松,远不如对方专精一处所能带来的突破,难怪自己总是胡思乱想却没能有所建树。

姜田看着宋懿补充到:“不过在教你们的过程中,我知道德馨以及……心月两人,当真是喜爱科学的,可是你们要明白,科学虽然挂着一个学字,但它不是一门学问,而是一种方法,并且是一种很笨的方法。”

“哦!这是何故?”张环急忙追问起来。

“很简单,所谓科学,不过就是归纳总结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并且通过可重复的实验来验证自己归纳总结的道理是否正确,在千百次的试错之中,最终发现最接近真相的答案。

所以先人仰望星空总结斗转星移这是科学。神农尝百草分辨食物与药材这也是科学。诸子百家通过观察社会冥思苦想,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这依然是科学。哪怕是黄道婆通过自己织布的经验改良了织布机,就更是科学了。

只不过这些先贤们只是在自己的专精领域有所成就,并没有人将他们的宝贵经验发扬光大。我不过就是将前人的经验归纳总结一下,再用自己的话告诉了你们而已。”

“如此说来……”张环双眼冒光:“所谓科学并不是指造出机巧的东西,而是将散落在民间的智慧集中起来,归纳成一个体系的条理清晰的规律。那这样一来岂不是读四书五经也可以是科学!”

“对!”姜田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只要你们能从中找出儒家观点与现实社会之间的必然联系,并且提出前人没有想到新观点,那么你就是在搞科学,也可以说是社会科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