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全小说网 > 历史 > 武氏春秋录 > 第两百五十四章 阿莎受欺墨翟入癫 竭力一战拼死护主

正文

武维义等人受困,伴随着滚木雷动,四周弓弩满张之声亦是不绝于耳。那些巨木皆是两人合围不得,因此一旦撞上,非死即残!而有些巨木又在其绳索的牵引拉动之下,有横移,有直砸,可谓是变幻莫测……

鄂鲁默将板斧放在一边,一双手搭在仰阿莎白皙的玉颈之上,转眼见这仰阿莎不过十四岁,正值豆蔻年华,面容又甚是巧秀,不禁是起了色心!而此刻既然是胜券在握,心情又不免是放松了下来。只听得他是一脸奸邪的狞笑言道:

“哈哈哈,小丫头破瓜之年,可正当采摘之时啊!”

鄂鲁默说着话,手上已是不老实起来。轻抚着仰阿莎的玉颈和削肩,然后凑脸上去在她的脸颊上是摩挲起来。仰阿莎见状,大惊失色,不由得是拼命挣扎,口中亦是发出阵阵的呜呜声来,怎奈又被捆绑的甚紧,又哪里能挣脱得开?

杜宇见此情形,义愤填膺,不禁是破口大骂:

“畜生!你好歹是一方酋豪,万民之主。众目睽睽之下,怎可做得如此不知廉耻之事?!”

默部民风素来古朴,尽管由于归于夜郎王化多时而稍稍有所收敛。但在他们眼里,纵是当众野合亦绝非是多么见不得人之事。而鄂鲁默作为土身土长的默部酋豪,自然更不会在意这些。听得杜宇撕心裂肺的一顿叫唤,却只让他是更加变本加厉,竟是一把将仰阿莎从后熊抱在怀中,并是大声笑道:

“哈哈,人乃兽也!即有兽性,在此行事,又有何奇?”

朱天宗师见状,眉头亦是微微一皱。他本亦是高贵出身,自然也见不得此人这般的不知廉耻。但转念又是一想,如今也只有这等的混人,几近如此羞辱之能,或许能让武维义等人分神。更何况,此等丑事,于他的图谋而言,不过就是些小节罢了。因此,便也没有横加阻拦。

墨翟于纷乱之中细细辨出了仰阿莎的呜呜声,抬头一看,只见仰阿莎已经被鄂鲁默搂在怀里,而腰间的束带也已被解开。

墨翟心中一急,喉咙不自主的竟是发出一阵低吼声。这声音犹如虎啸龙吟一般,武哲多毕竟年纪尚小,躲在众人身后听得此声怪异,不禁是朝他看去,但见得其面目,竟是被他给吓得心惊胆战。紧紧随着武多同,并将头埋在他的披袍内,不由自主的发起颤来。

武维义听得身后动静,亦是回头一看,不禁暗道:

“不好!糟了!”

自墨翟的喉咙口又是发出一阵低吼,双目发红,竟是隐隐泛着火光,且面目极为狰狞可怖!只见他竟将承影是扔到了一边,双手如勾,两腿弯曲,做出一副蓄势待发的姿态。

武维义见墨翟这副模样突然是想起了墨翟身上至今未解的蛊毒。而上一次发作时,他与柯迩震西、柯迩遐义三人合力,勉强才将其制服。此蛊一旦发作,墨翟就会变得力大无穷,且敌我不分。如今他们身处险境,却不巧竟在这个时候发作,武维义一时也是惊慌失措,束手无策。

但见墨翟陡然间是高高跃起,这时只见前后又是袭来一阵巨木。如今陡然间少去一人,但武维义和武多同也无可奈何,只能摆开架势准备迎战。就在此时,却见墨翟竟是直直的往前方的巨木大阵中冲杀而去。

武维义不由一阵惊呼道:

“贤弟不可!……”

墨翟自是充耳未闻,那些巨木砸将过来,力道何止千斤?然而墨翟只双手奋力一拍,正中巨木中间,只咔嚓一声,其中一根巨木竟是顷刻间被墨翟拦腰折断!非但如此,且截成两段的巨木又弹了回去,撞到其他巨木,而有一些巨木少小一些的,吃了反力,竟都稀稀落落的掉在了地上!

而墨翟此时继续奋力冲杀过去,面对两人合围的巨木,应付起来竟是毫不费力,但见是被他一一化解,而且有些甚至是被拍了个粉碎。此间众人除了武维义之外,其余人皆是从未见过如他这般勇武之人,因此惊得都合不拢嘴,只呆若木鸡般的伫立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武多同这才是回过了神来,并是惊魂未定的说道:

“墨……墨兄如何一时间竟变得这般厉害!这……这究竟是什么本领?!又何不早点使将出来?”

武哲多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忘记了害怕,探出一双眼睛是直直的盯着墨翟看。

武维义被武多同这一问,问得亦是哭笑不得。拾起地上的承影,却也来不及解释。本想上前接应墨翟,岂料围住他们的那些弓弩手见巨木陷阱被墨翟一人之力破坏,便纷纷是朝他们又是一阵劲弩射去。

武维义和武多同无奈,只得是继续挥剑格挡,再也无暇分顾其他。而墨翟在一连破坏了数根巨木之后,身形却丝毫没有阻滞,一连又是几个纵跃,往仰阿莎的方向冲去!

鄂鲁默看到墨翟如此凶猛,也是不由大惊失色,却还哪里顾得上轻薄仰阿莎。径直是将仰阿莎从后往前一推,再弯腰捡起地上的两个板斧迎上前去。

而墨翟这时也已是神志不清,眼中只有仰阿莎,很快杀到了仰阿莎跟前。朱天宗师亦不知这墨翟此时是发了什么疯,眼看着墨翟逼将过来,右手一把抽出利剑,疾刺而去。而与此同时,鄂鲁默的两个板斧也是一起劈将过来!

其实,如若朱天宗师和鄂鲁默不去招惹墨翟,依照蛊性,他其实倒也不会动手!多半只抱起仰阿莎纵身离去,但此时听得两把兵刃的破空之声,一个来得精脆,一个来得刚猛,墨翟只将身子是微微一侧,朱天宗师那一剑正中其左臂之上。

墨翟丝毫不知疼痛,反身一拧,却见整个人是鱼跃腾空而起,并以难以置信的角度是一脸翻转了数圈。朱天宗师本以为刺中了对方,便已算是得手,却怎么也想不到世上竟还有如此不惧疼痛之人。只见他硬生生的带着长剑于空中翻滚,随后又听得“啪”的一声,一柄青铜亮金长剑竟是直接断成了两截。

而鄂鲁默的那两板斧自然也是失了控制,正要收招,谁知墨翟竟又凭空是踹出一脚,踢在了颚鲁默的脸上。这一脚亦是力大无穷,鄂鲁默就像是被一块巨石砸中一般,整个人顿是倒飞了出去,直接破了屋门而入。待鄂鲁默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却只疼得他是直吸凉气,再挣扎着往前走得两步,竟是隐来一阵腹痛,一头栽倒便是昏了过去!

朱天宗师断刃在手,见此情形这才是反应了过来,显然此时墨翟已非常人!不由亦是心生惧意,回头想要躲开避其锋芒。说时迟,那时快,墨翟却又一把抓住他的后颈,凭着惯力将他是直直的甩了出去!

朱天宗师剑术所是极佳,但奈何在此等绝对力量面前,亦是自然毫无还手之力!在这一顿闷摔之后,只觉得大脑是昏昏沉沉,半天也缓不过劲来!

只顷刻间,院内攻守之势便被逆转!倘若墨翟此刻尚得清醒,本可诛杀了朱天宗师和鄂鲁默,但他现在眼里却只有仰阿莎的安危,故而更不会是乘势袭人。

但见墨翟此时又弯腰抱起了一旁的仰阿莎,凭着惊人的脚力便是一路飞奔,转瞬间竟是消失在了一片幕色之中……

武维义和武多同此时亦是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两人将武哲多护在中间,一面拨开箭雨,一面是朝着杜宇方向攻去。

由于巨木皆已是被墨翟破坏,只留得一片狼藉。而朱天宗师和鄂鲁默又双双陷入昏迷,群卒无首,无人调度。因此,武维义和武多同并没有费太大功夫便是杀到杜宇身边。而此时,那些弓弩手也不敢再擅自射箭,深怕是误伤到朱天宗师和酋豪。

武维义迅速解得杜宇身上的绳索,而朱天宗师这时也已是缓过劲来,瘫坐于地。武维义本想趁此机会上前一刀结果其性命,但听得此时武多同却是从旁喝道:

“快走!莫管其他,速速离开此地!”

于是,武维义当即也不敢再做逗留,只管是抱起杜宇,匆匆冲入屋门而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