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全小说网 > 历史 > 回到大明当崇祯 > 第三四零章 辽西将门,兵变前奏

回到大明当崇祯 第三四零章 辽西将门,兵变前奏

作者:云中怪客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1-02 10:13:34 来源:三七中文

虽然有朱由检的乱入,但朱由检还是笃定历史上的宁远兵变仍然不可避免。

据史料记载,二十五日,宁远发生兵变,哗变首先是由从四川、湖广调来的部队发起的,以杨正朝、张思顺等为首。

他们先秘密串联,再集中到广武营,会盟歃血,率先兵变。接着,事态不断扩大,影响迅速蔓延,其余十三营起而响应。哗变的官兵涌入巡抚衙门,将辽东巡抚毕自肃、总兵官朱梅、通判张世荣、推官苏涵淳等人,从衙门拉出来,加以捆绑,囚于谯楼。

而历史上的宁远兵变又是怎么平息的呢?没错,是袁崇焕一人平息的,其过程简直可以拍成一部个人英雄主义电影。

第一步,袁崇焕单骑出关。袁崇焕八月初六日到达山海关,次日就马不停蹄单骑出关,不带随从,驰往宁远。这充分表现出袁督师的果断、干练、勇敢与侠气。

第二步,迅驰入营。袁崇焕到宁远后,没有到巡抚衙门,没有会见同僚,没有会见朋友,也没有了解兵变情况,而是“至宁远未入署,即驰入营”。就是驱骑急进,直入兵营,要取得迅雷不及掩耳的效果。

第三步,攻心为上。“宣上德意,各兵始还营伍”。袁崇焕迅速赶到兵营后,利用原来的威望与情感,安抚士兵,宣抚慰劳,使得骚动官兵各回营伍。

第四步,密定计划。“崇焕与道臣郭广秘图”,就是袁崇焕与掌握实际情况的郭广等秘密商量,制定计谋,采取措施。

第五步,宽宥事首。袁崇焕“召首恶杨正朝、张思顺至膝前,谕以同党能缚戎首即宥前罪之旨,令报诸逆者名,擒之赎死。二凶唯唯。”宽宥事首张正朝、张思顺,先瓦解哗变官兵上层内部。

第六步,剪除“次恶”。将“次恶”田汝栋等十五人捉获,“崇焕令郭广当堂认识,俱当日向前首恶,即令枭示”,将他们戮于市,进行震慑。

第七步,擒叛立功。杨正朝、张思顺两位哗变的首领,因为“擒叛有功”,经奏报朝廷,将他们“发前锋立功”。

第八步,分别处理。中军吴国琦斩首;参将彭簪古受斥责;都司左良玉等四人被黜免;通判张世荣、推官苏涵淳因贪虐引起哗变,受到降职斥责;总兵官朱梅解职。

第九步,奖励祖营。都司祖大乐所率一营官兵,没有参加哗变,受到奖励。

第十步,奏报朝廷。袁崇焕向朝廷详奏宁远兵变经过、原因、处理及善后事宜,并得到崇祯皇帝的批准。

这十步走下来,袁崇焕干净利索、迅速漂亮地平息了这场宁远兵变,稳定了辽东军局势。

而袁崇焕也是通过这一次神操作,充分获得辽东军上上下下的信赖,几乎使得辽东军成为袁家军。

但是,袁崇焕这些神操作,大概率是和辽西将门集团联手主导的自导自演事件,毕竟从结果来看,宁远兵变后,袁崇焕彻底掌握辽东军,以祖家为首的辽西将门集团,亦从朝廷获得大量的好处,朝廷供给的辽饷,从每年五百万飙升至**百万,乃至上千万。

而代价便是整个大明都在为日益高涨的辽饷买单,朝廷财政彻底崩溃,百姓越发民不聊生,再加上西北干旱连年,最终把偌大的大明王朝生生拖垮。

听到朱由检言之凿凿,声称辽东将发生兵变事件,张朝忠不由急道:“陛下,关宁防线关乎京畿安危,倘若生变,建奴再趁机南下,那大明则将陷入危如累卵的境地!”

朱由检摆摆手,淡淡的道:“你也无须太过担忧,虽然近段时间以来大明各地烽火连天,但西南的奢安之乱已被四川巡抚朱燮元、石柱总兵秦良玉、四川总兵杜文焕、贵州巡抚王三善等人平定,不日石柱总兵秦良玉将率领一万白杆兵前来拱卫京师。

西北方面,流贼之乱和秦王之乱亦被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杨嗣昌等人平定,不日卢象升、孙传庭、杨嗣昌将率领两万秦军前来拱卫京师,曹变蛟和茅元仪亦将率领五千勇卫营和一万新军回师京城。

再加上朕带去大同的六万御林军亦陆陆续续赶回京城,京城可战精锐当有十万以上,即使建奴打破山海关兵临京师城下,也休想灭我大明社稷。”

不知不觉,朱由检手里的可战之兵亦有十万之众了,这十万大军无疑是他掌握朝政最大的底气。

“陛下英明神武,固然无惧建奴,可建奴当真打入京畿重地,那京畿百姓可就要遭殃了。臣愿向陛下立军令状,此去辽东,臣一定将辽东兵变抚平,并慑服辽东军上上下下,让辽东军成为对陛下忠贞不二的军队!”张朝忠信誓旦旦的道。

朱由检看了他一会,才摇了摇头道:“你未免太过小看辽西将门集团了,以这种心态前往辽东,朕怕你会折戟沉沙,在辽东吃一个大亏。”

“辽西将门集团?”张朝忠疑惑的道:“臣只听说昔日辽东李氏将门起自李成梁,李成梁蓄养家丁,纵横辽东,所向披靡,连老酋头努尔哈赤都在李成梁门下听用,不敢有半点违逆。

但自李成梁故去之后,李氏一门声势日衰,萨尔浒之战后,辽东李氏故旧部曲已无复存,恕臣直言,陛下口中这个所谓的辽西将门集团,臣从未听说过。”

朱由检回道:“李氏一门固然声势日衰,但新进崛起的辽西将门集团却远比李氏危害更甚。辽西将门集团以祖氏一门为首,祖氏家主祖大寿,其父祖承训,号双泉,是明朝万历年间镇守宁远的援剿总兵官祖仁的次子,随李成梁东征西伐,因抵御蒙古骑兵作战有功,不断得到提拔,出任辽东副总兵。

祖大寿家学渊源,于泰昌元年为官,授职靖东营游击,曾被经略熊廷弼上奏表彰。天启元年为广宁巡抚王化贞部属,任职中军游击。

辽东军相继取得宁远、宁锦两场大捷后,祖大寿凭军功升任辽东前军总兵,挂征辽前锋将军印,驻守锦州。

随着祖大寿地位的迅速上升,祖氏满门都获封官职。祖大寿的兄弟祖大乐、祖大成、祖大弼,子侄祖泽远、祖泽沛、祖泽盛、祖泽法、祖泽润、祖可法等,都是上自总兵、下至副将、参将、游击的各级军官,分驻宁远、大凌河、锦州诸城。

除此之外,祖家还积极和辽西将门集团的其他将领联姻,编织成千丝万缕的关系,在辽东堪称一手遮天。

如果祖家仅仅只是在辽东关起门来当土皇帝,朕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辽西将门集团,打着辽人守辽土的名义,把那些从建奴屠刀底下逃亡而来的辽东生民,当做为自己屯田出兵的私奴。

他们畏惧建奴如虎,不敢出城与建奴野战,但是对于那些逃亡而来的辽东生民却从来不放在眼里,视他们如牛羊一般,任意驱使。

这辽人守辽土本是朝廷为了鼓舞辽人,令辽人自强不息,以早日恢复辽土而推出的善政,可辽西将门集团却倒行逆施,把朝廷的善政变为暴政。

如此一来,便把辽东生民的怨愤归于朝廷,归于朕,而屯田的好处归于辽西将门集团,还得到辽东生民的拥戴。

这些年来,辽西将门集团在宁远、锦州一线屯田牟利,朝廷根本得不到一点好处,还要每年花费五百万两银饷供养辽东军。

可辽西将门集团每年白得五百万辽饷仍不满足,还老是跟朝廷抱怨粮饷不足,克扣辽饷,以至于辽东军民怨声载道。

朕以为此次辽远即将发生的兵变,便是辽西将门集团以闹饷为由,向朝廷索取辽饷的一次阴谋!”

张朝忠闻言,默然了半晌,才恶狠狠的丢出了一句话:“这祖大寿满门,及狼狈为奸的辽西将门集团,皆可杀之!”

朱由检点点头,可随即又摇摇头道:“辽西将门集团固然皆可杀之,可宁远、锦州尚有数十万辽东生民,如若滥杀一通以至于宁锦防线被建奴所破,那朕可就成为罪人了。

是以朕打算将辽辽东军民和辽西将门集团分开,禁止辽西将门再控制辽东军民,替他们屯田营利。

而且辽西将门集团内,还是有些将领对朝廷心存忠义的,朕欲将辽西将门集团分而化之,重用其中的忠勇之将,敲打自私自利之辈。”

张朝忠恍然大悟道:“微臣明白了,这就是陛下以前常说的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吧。”

朱由检点点头道:“孺子可教也,你此次北上辽东,朕便赐你尚方宝剑,予你临机决断之权,谁能拉拢重用,谁又冥顽不灵不可重用,皆由你自由心证,倘有不服军令者,你大可先斩后奏!”

张朝忠噗通跪下,感激涕零道:“微臣拜谢陛下,即使微臣粉身碎骨,亦无以报答陛下这份天高海深之恩!”

……

锦州城,位于“辽西走廊”东部,是连接华北和东北的重要枢纽,地理位置十分紧要,如今更是明军抵御建奴入侵的最前线!

锦州城的位置如此紧要,直接面对建奴的军事威胁,又是辽东前军总兵的驻地,自然是城高垒深、坚固至极!

锦州城城墙高达三丈有余,皆是由大青砖所筑,城墙周长大数千米,宽达七丈,城墙上还有数十门红衣大炮,令人望之震怖!

这样坚固的城池,再加上城内的数万守军,还有防御不下于锦州的宁远城遥相呼应,足以让任何军队望而却步,除非是填入数万精兵的性命,否则就绝无攻破此营城的可能。

事实上直到明朝灭亡,锦州城也从未被后金突破过,自建奴崛起以来,建奴军队用手刨,用嘴啃,用牙咬,都毫无效果,甚至还搭上了奴酋努尔哈赤的一条老命。

锦州乃辽东重镇,自古为入关要道,且地势险要,更重要的是,锦州城的一面,靠海,这对于没有海军的后金而言,这又是一个噩梦。

这就是说,只要明军有充足的海运补给,即使锦州被围得水泄不通,也依然难以攻破。

倘若建奴不打锦州,直接去攻打宁远,那又会被锦州守军爆了菊花,以至于首尾不能相顾,被明军包了饺子。

不过即使锦州和宁远、山海关组成了牢不可破的关宁锦防线,但就像法国的马奇诺防线一样,敌人只要绕过关宁锦防线,从别处入关,那关宁锦防线便形同虚设,完全无用。

闲话不提,此时的锦州城总兵府邸,辽西将门集团的扛把子祖大寿高坐主席之上,祖家的核心子弟祖大乐、祖大成、祖大弼,子侄祖泽远、祖泽沛、祖泽盛、祖泽法、祖泽润、祖可法等人围坐成一团。

此外,祖大寿的秦家吴襄,义子祖宽以及跟祖家亲近的将领亦在大厅中就座。

主位之上,祖大寿当仁不让,率先开口道:“诸位都是自己人,某不妨跟诸位直言,自从崇祯皇帝登基以来,便百般对我辽西将门看不顺眼,甚至还动过心思要削减辽东军粮饷,把每年五百万辽饷降为四百万。

虽然在朝廷众位大臣的阻止下,皇帝削减辽饷的政策并未成行,但皇帝派来的兵部尚书王在晋、辽东巡抚毕自肃却屡屡克扣我辽东军军饷,甚至还大言不惭,声称要把粮饷直接发给士兵,饷银不再经由我等之手发放。”

“什么?!”

“他们好毒的心肠,这是要绝我辽西将门之根啊!”

“决不允许!我们决不允许他们如此乱来,否则我辽西将门全都喝西北风,还如何抵御建奴?!”

祖大寿话音落下,整个大厅都为之哗然起来。

辽西将门是一个根深蒂固、联系紧密的利益集团,其利益核心便是瓜分辽饷,倘若当真让王在晋把粮饷直接发给辽东士兵,那他们辽西将门可就要喝西北风了!

“诸位,且稍安勿躁,我有一计,不但可让辽饷翻倍,还能让王在晋、毕自肃等人自食恶果,性命不保!”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青衣儒服的年轻士子挥动着羽扇,胸有成竹的道。

这年轻士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京城逃窜至辽东的搅屎棍,张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