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全小说网 > 都市 >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 第三百零二章大结局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第三百零二章大结局

作者:南湖微风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1-02 10:13:36 来源:三七中文

因为是第二次怀孕了,有了之前的经验,许沐晴竟然完全不紧张,她该吃吃,该睡睡,再加上有萧霖烨在她的身边,几乎不管什么事情萧霖烨都帮她处理了,还有太后从旁边协助,许沐晴完全不用操心,她心情很愉悦。

很神奇的是,这次怀孕她竟然连半点孕吐都没有,能吃能睡,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她的脸比之前圆润了一圈。

再加上平儿和盼儿好像也因为要当哥哥姐姐,变得懂事了不少,不再闹得整个皇宫鸡飞狗跳了。

倒是萧霖烨,因为第一次妻子怀孕的时候,他都没有陪多久就去了幽州,带着弥补的心情,他几乎是除了上朝时间,剩下的时间都待在凤鸾宫里陪着她,就连批阅奏折也在凤鸾宫里。

许沐晴看他久了都觉得心烦了,“夫君,有白薇和茱萸照顾我,我没事的,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不用管我的。”

萧霖烨却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怎么能行呢,你必须在我的身边,以前我都没照顾好你,这一次我必须全心全意地照顾你。不管什么事情也没有你重要。”

许沐晴快要被萧霖烨的小心翼翼弄得抓狂了,她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但是我这一胎的情况和之前不一样啊,我吃得下睡得香,就连孕吐都没有,你这样如临大敌的样子,反倒是会把我弄得紧张了怎么办?”

萧霖烨之前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他的脸上有些愧疚,“那这样,我把奏折搬到御书房去处理,你想吃什么,让人给你做。要是宫里的御厨做的饭菜不符合你的胃口,我让人到外面去买去。”

“对了,遇到什么事情,谁给你气受了,哪个宫女太监做的事情让你不痛快了,你尽管跟我说,我将人给打发了。”

许沐晴哭笑不得地说道,“哪有谁那么不长眼睛,又不是活腻了。你不用担心我,去处理你的奏折去吧,你放松下来,以平常心对待就好了。这样孩子也能感受到你愉悦的情绪,以后性格也会活泼可爱一些,不会很怯懦。”

萧霖烨将信将疑地看着她,“还有这样的说法?”

许沐晴神色笃定,“那是自然,难道你没听说过胎教吗?我们的喜怒哀乐,肚子里的孩子都能感受得到。好了,你去吧,这里那么多宫女和太监,我过得很舒心的。”

萧霖烨思来想去,觉得她说的话有些道理,哪怕心里有着再多的不舍,也只能离开了。

平儿和盼儿在得知娘的肚子里有了弟弟妹妹以后,每天都要过来围绕着娘亲,也不闹腾,就是盯着娘亲的肚子里,说着稚嫩又可爱的话语,很多的时候都让许沐晴忍俊不禁。

“弟弟,妹妹,你们在娘的肚子里要多吃一些哦,吃得白白胖胖的,等到你们出来以后,哥哥姐姐带你们玩,我们会很疼爱你们的,所以耐心地等待,等时间到了就出来了。”

许沐晴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左手抱着平儿,右手抱着盼儿,“我的孩子们真的太懂事了,娘觉得很欣慰。”

盼儿忽然说道,“娘,我那天听到你和爹的话了,你生我们的时候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疼了很久才生下来的?”

许沐晴立刻否认道,“并没有疼了很久,只是疼了一小会,你们就生下来了。盼儿,你和哥哥都很乖巧,给爹娘带来了很多的欢乐,娘有你们很满足很幸福。”

平儿和盼儿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类似于心疼的表情来,认真地对她说道,“娘,以前是我们太调皮了,以后我们会很乖的,不会惹娘生气,我们很爱娘。”

“等到弟弟妹妹出来,我也会很爱他们,不会嫌他们烦的。”

许沐晴揉了揉女儿的脑袋,感动得一塌糊涂,“娘很感动,盼儿会是很好的姐姐,平儿也一定会是很好的哥哥。”

盼儿忽然抱住了娘亲的腰,软软嫩嫩的手指轻轻地覆盖在许沐晴的肚子上,用稚嫩的语气说道,“弟弟妹妹,你们以后出来的时候要乖一点哦,不要把娘亲弄得很疼,娘怀着你们很辛苦。”

许沐晴感动得很,“放心吧,娘不会很疼的,爹娘一定会好好地看你们长大,就算是有了弟弟妹妹,爹娘还是会像现在一样疼爱你们。”

每个孩子到她的身边,都是老天赐给她的礼物,前世她没有得到的一切,在这一世都得到了弥补,她没有理由不爱,不珍惜。

平儿和盼儿眼睛更是迸射出了璀璨的光芒来,笑嘻嘻地靠在许沐晴的身边,充满了依赖和眷恋,“娘你真好,我最喜欢娘亲了。”

中午萧霖烨批阅完了奏折,回来陪着妻子和孩子们吃午饭。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平儿和盼儿好像又变得懂事了不少,不停地夹着菜,将妻子爱吃的菜夹到了她的碗里。

“娘,这是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你多吃点。娘这是你喜欢吃的小炒肉。”

稚嫩的话语此起彼伏,直到许沐晴碗里的菜都堆不下了,她略带无奈地看着孩子们,温柔又耐心地说道,“娘吃不了那么多的食物,平儿和盼儿都不要再夹了。娘想吃什么会自己夹的,好不好?”

平儿和盼儿眼底的神采黯淡了下去,颇有些闷闷不乐的意味。

许沐晴再次揉着孩子的脑袋,解释道,“娘很高兴,你们变得懂事又孝顺,你们想让娘的身体变得更好一点,但是呢,你们夹了那么多的菜,娘要是吃不完就浪费掉了。再说了,娘如果想吃别的菜呢,对不对啊?”

“我的平儿和盼儿都是好孩子,娘知道你们很好,变得很懂事了。你们也别光顾着娘,好好吃饭,照顾好自己,嗯?”

许沐晴又是哄又是骗,还答应等会午睡的时候会讲新奇又精彩的故事,两个孩子才又高兴了起来。

萧霖烨看着这一幕,既新奇又欣慰,“沐晴,他们这是怎么了,忽然转性了?怎么变得那么体贴了,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许沐晴笑意盈盈地说道,“那是因为孩子们听说我生他们的时候疼了很久,吃了很多苦头,所以懂得心疼我了。孩子们都很乖,很懂事。”

他再一次感慨妻子将孩子们教得很好,虽然有些时候调皮捣蛋得让人头疼,也有很多的时候让他们很暖心。

萧霖烨充满慈爱地看着两个孩子,不吝夸奖,“平儿,盼儿,你们做得很好,以后爹和你们一起照顾好娘亲,也一起照顾好弟弟妹妹。”

两个孩子得到夸奖,更加开心,眼睛笑得完成了月牙,对许沐晴也愈加地上心。

在孕期四个多月的时候,许沐晴把脉,赫然有了个新的发现,她惊喜的同时,更加期待孩子的出生。

晚上萧霖烨一如既往地准点回来,她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夫君,这次怀的也是双生子,我自己把脉以后发现,也很像是龙凤胎,你高兴吗?”

萧霖烨惊喜连连,又是双生,他高兴得合不拢嘴,“太好了,这下有四个孩子了,我们再生完这一胎,以后再也不生了。”

四个孩子也很多了,要不是沐晴很想要,他也很喜欢孩子,萧霖烨都舍不得让许沐晴再吃这样的苦。

“所以孕后期我应该肚子会比寻常的大一些,也会变得很辛苦,有时候可能还会情绪化一切,要是我闹脾气耍小性子,夫君你可要多包涵我一些。”许沐晴靠在了萧霖烨的肩膀上,依赖和信任的意味是那么的明显。

萧霖烨心里已经柔软得一塌糊涂,他又是惊喜又是感动,“我当然会很包容你啊,会宠着你爱着你的。沐晴,接下来你只管按照你的心意来过日子,剩下的事情都不要操心了,我期待着孩子们快点到来。这一次我会一直陪着你。”

平儿和盼儿的出生他错过了,心里一直都有一道难以言说的伤痛,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要错过。

许沐晴她想到了什么事情,脸色变得严峻了起来,警告般的,恶狠狠地说道,“你不能在我孕期的时候乱来,更不能被那些名门贵女勾走了魂,也不能宠幸那些年轻貌美的宫女,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

萧霖烨对她的警告只觉得她直率得让他很是喜欢,受用的点头,“你放心好了,整个皇宫里最漂亮的女人是你,我又不是脑子不好,又或者是眼神不好,放着年轻貌美的妻子不好,跑去要那些处处不如你的宫女。那些名门贵女都没有你好。”

除了她,他谁都不要。

沐晴是他唯一心动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他死缠烂打,说什么都不肯放弃的女人,才把她娶回了家。

许沐晴对萧霖烨痛快地答应下来很满意,“那我就等着看你接下来几个月的表现。夫君,你可不能让我伤心难过,要是你都让我失望了,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萧霖烨握住她的手,温柔却又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声音里充满了让人信服的威慑力,“现在不管我跟你保证什么,你肯定都是会患得患失的,你看我的具体行动吧。沐晴,我对你的爱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以前我不会背叛你爱上别的女人,以后同样也不会,你大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沐晴逐渐认识到了萧霖烨对她的保证可不只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他答应她的事情,的的确确是做到了。

她怀孕六个多月以后,因为是怀着双生子的关系,肚子比寻常的孕妇大了很多,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她腰都快要直不起来,她的双脚也浮肿得厉害,更让许沐晴崩溃的是,她的脸上多了很多的斑点,脸也肿了很大的一圈,泛着油光,连她看了都嫌弃不已,连镜子都不敢照。

而且因为到了孕后期的原因,她的心情更是多愁善感了起来,有些时候甚至会莫名其妙地感到伤心难过,不停地掉眼泪。

这天肚子里的孩子翻滚胎动了,许沐晴忽然觉得心口很闷,怀孕以后她破天荒地吐了一次,吐得昏天暗地,稀里哗啦的,到最后,她虚弱得靠坐在床头上委屈地哭了起来。

在凤鸾宫里服侍的宫女都吓坏了,立刻去御书房把萧霖烨给请了回来。

英明神武的皇上几乎是一路狂奔着回来的,头发都乱了,紧张又急切地对她说道,“沐晴,你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吃坏了肚子?”

许沐晴哭得眼泪模糊,靠着柔软的抱枕,眼泪汪汪地看着萧霖烨,“我好难受,腿脚很疼,脸又很难看,满脸油腻,我光是想到都觉得讨厌嫌弃。夫君,你会不会觉得我很难看?看到我这么邋遢的样子,还会像以前一样爱我吗?”

她肚子那么大,脸上的肉多了一圈,就连腰间也多了一层肥肉,许沐晴作为一个很自律的人,她承受不了这个落差。

萧霖烨看她委屈得像个孩子,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拥着她的肩膀轻声地哄道,“我不觉得你难看,也不觉得你邋遢,你现在身上有一种母性的温柔光辉,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我很喜欢。”

许沐晴却委屈地控诉道,“你骗人,我那么胖,脸上还长了那么多斑,就连我都很嫌弃自己,你怎么可能觉得不难看?你又在骗我开心。”

萧霖烨耐心至极,真诚地看着她的眼睛,像是要看到她内心的最深处,“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现在眼角眉梢都带着温柔,丰腴了一些也有着别样的风情,我越看越爱,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晚上你睡床,我睡软榻?”

许沐晴的脸红了,她直接将眼泪蹭在衣袖上,将信将疑地问道,“夫君你真的没有骗我吗?”

萧霖烨眼神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当然了,我骗你做什么?不信你问平儿和盼儿,他们会觉得你难看吗?我觉得你最漂亮,不管什么时候都很漂亮。以前瘦的时候,是一种漂亮,现在稍微丰腴一些,还是让我移不开目光。”

许沐晴被他哄得渐渐地心情好了,也不再纠结脸上长斑,变胖这些事情,“真想让这两个调皮的小家伙快点出生,等他们生出来了,我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萧霖烨盯着妻子已经高高隆起的肚子,温柔之中又带着些许警告地说道,“你们要乖一点,不要惹你娘难受,不然等到出来以后,爹可是会揍你们的。”

许沐晴心立刻揪了起来,声音弱弱地说道,“他们什么都不懂,还是不要揍他们了吧。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孩子,你舍得揍得他们哭得嗷嗷叫啊。”

萧霖烨拥着妻子,在她的耳边温柔又怜惜地说道,“沐晴,辛苦你了,等这两个皮孩子生下来,我们再也不生了,太折腾你了。”

许沐晴口渴了,让宫女们倒了一杯温水过来给她,喝了下去以后胃里总算是没有那么难受了,“以前怀平儿和盼儿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满脸长斑,腿脚浮肿得都走不动路的情况啊。怎么差别那么大呢?”

“不然我让御医开些消水肿的方子?总不能让你这么难受啊。”萧霖烨心疼妻子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才六个多月就那么肿了,越是往后面,那她要怎么办,到时候走不动路了怎么办?

许沐晴白了他一眼,娇嗔地说道,“哪有那么容易的,消水肿的很多都是活血的,在孕期能不喝药就不喝药,慢慢熬吧,索性只有三个月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萧霖烨看她豁出去的样子,更加的心疼,忽然半蹲下去,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按摩着,惹得许沐晴一阵惊呼。

“别动,我给你按摩一下,疏通经络,脚部的水肿会好一些,你也能好受一些。”年轻又尊贵的男人低着头,全神贯注地帮她按摩着,丝毫不嫌弃她的脚肿,也不嫌弃她因为怀孕发胖,已经没有之前的漂亮。

按了一会以后,许沐晴觉得好受了一些,轻声地说道,“我腿脚没有那么疼了,夫君,你别再按了。”

萧霖烨愧疚地对她说道,“看来是这段时间我忽略了你,才会让你患得患失。沐晴,你担心的那些事情都不会存在,你要是不放心,我也把自己吃成个大胖子,这样就谁也不嫌弃谁了。”

许沐晴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浑身难受才乱说的,夫君,我这段时间是不是很任性。”

萧霖烨含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你贤惠懂事得让我心疼,你也没跟我耍性子,也没跟我闹脾气吵架,更不会提出各种无理的要求来,你处处为我着想。反而是我这个做夫君的,太差劲了,都不懂得顾及你的感受。”

有个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夫君,许沐晴这段时间来受的苦她觉得值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很满意。你还陪着平儿盼儿他们去玩,不让他们吵到我,也没有纳妃,还记得我爱吃的东西,给你生儿育女我觉得不后悔,也没有半点怨恨和不满。”

萧霖烨又替她按了一会脚以后,让宫女打了热水过来,亲自给她泡脚,将她的疲惫和困倦之意赶走。

“以后我每天会抽出多一点的时间来陪你,虽然这段时间很难,你很辛苦,我想我陪着你的时候,会更好一些。”萧霖烨认真地对她说道。

对于体贴又无微不至的男人,许沐晴自然是甜蜜又感动,她强忍着眸子里涌上来的泪意,感动至极地说道,“好。”

孕后期的日子虽然难熬,她脚也肿,有时候还会抽筋,但不管是什么时候不舒服了,萧霖烨都会第一时间来到她的身边,有时候是替她揉脚,有时候是替她捶腰,尽量想办法让她好受一些。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一个春末的,天气早就变得暖和的日子里,许沐晴终于发动了。

萧霖烨提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就准备好了稳婆,御医和医女都随时做好准备,所以在妻子羊水破了,阵痛以后,医女和稳婆都训练有素地进了产房接生。

哪怕已经是第二次生孩子了,阵痛还是将许沐晴折腾得控制不住的哀嚎出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萧霖烨和唐维卿在产房外面守着,急得满头大汗,他脸色阴沉,额头上的青筋暴涨着,身体紧绷得就跟雕塑一样,唯有寒冷的气息从周身散发了出来,让人不敢靠近。

许沐晴痛苦的哭叫声再次传了出来,“不行了,我没有力气了——”

萧霖烨的心紧紧地揪着,直接揪住了医女,大声地说道,“想办法缓解皇后的痛苦,给她弄点汤水来,让她喝下去。”

“老祖宗,沐晴她现在情况是不是很凶险?你进去帮帮她吧。”萧霖烨眼眶通红,抓住了神医的衣袖,语气里面难得有着低声下气。

他心痛如刀割,要是能够代替许沐晴承受这样的疼痛,他绝对毫不犹豫地顶替她,不想让她承受生孩子的痛苦了。

唐维卿却将手按在了萧霖烨的肩膀上,镇定自若地说道,“你别着急,医女和稳婆都在里面的,情况还在他们能够控制之内,不需要我出手。”

“但是沐晴她很痛苦很难受,你没听到她叫唤吗,她很疼。”萧霖烨声音颤抖,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

唐维卿白了他一眼,依然很冷静,“妇人生孩子都要经历一个这样的过程,肯定疼,所以才让你更加珍惜你的妻子,能顺着她,能宠着她的时候尽量顺着她宠着她。”

从白天持续到晚上,天彻底地黑了下来,孩子还没有生下来。

宫女和医女们进进出出,又是端热水又是端食物和参汤,给正在生产的皇后补充体力,以便接下来她能快点把孩子生下来。

萧霖烨站在外面,一整天的时间都没有进食,他竟然也没感觉到饿,站得都快要僵硬了,内心时时刻刻都在煎熬着。

“老祖宗,沐晴她生第一胎的时候也是这么疼吗?也是这么凶险难受吗?”年轻又尊贵的帝王颤抖着声音问整个梁国医术最为厉害的神医。

唐维卿认真地盯着萧霖烨答道,“比现在还要惊险很多,她那时候差点难产,要不是后来用了丹药,后果不堪设想。好在你这些年对她都很不错,她在宫里的日子过得很顺心,老夫才没有觉得她嫁错了人。”

萧霖烨更是后悔和内疚,他这个丈夫做得竟然这么失职,沐晴还一心一意地对她,没有任何怨言。

沐晴那么疼,除了忍受身体上的疼痛,还要忍受他杳无音讯的失落,他亏欠妻子的真的太多了,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偿还清楚了。

产房内,稳婆的声音响了起来,“娘娘,再稍微用点力啊,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

许沐晴泣不成声地哭道,“不行了,我没有力气了,我不想再生了。”

她好累,好想睡觉。

萧霖烨折磨煎熬了一天,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众人的反对直接冲进了产房里,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他紧紧地握住了妻子的手,颤抖着声音地说道,“沐晴,我陪着你,你再稍微用力一下,孩子就出来了。”

许沐晴委屈得眼泪控制不住地扑簌扑簌掉落了下来,“我好疼,好累。”

萧霖烨拿过宫女递过来的红参鸡汤,拿着勺子温柔又耐心地喂她喝了下去,“别害怕,有我在,有师父在,绝对不会有事的。你喝了鸡汤就有力气了,很快孩子就能够生下来了。”

许沐晴乖顺地就着萧霖烨手里的勺子将鸡汤喝了下去,之前已经精疲力尽,这一刻再次多了一些力气。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卯足了力气地使劲。

没过多久,嘹亮的婴儿哭啼的声音在产房里响了起来,“生了,是个小皇子——”

接下来就顺利了,又顺利地接生了小公主。

孩子总算是生了下来,许沐晴听到稳婆和宫女欣喜的声音,“皇上,这是个小公主——”

许沐晴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她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这一刻再也抵挡不住困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宫女已经给她换上了干净的床单和被子,她的衣服也换成了干净的衣服,身上那股难闻的汗臭味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新淡雅的香味,屋里也是焕然一新,亮堂堂的。

许沐晴撑着床板坐了起来,她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了起来,想到了她刚出生的孩子竟然不在房间里,有一种慌乱的感觉。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萧霖烨带着宫女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她呆愣愣地坐着,飞快地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她的面前来,立刻拿着毯子给她盖上了,心疼又略带着责备地对她说道,“你快盖好被子。”

“孩子们呢?我想看看他们。”许沐晴的声音沙哑,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蜡黄,看起来很是虚弱,楚楚可怜,萧霖烨看了又想起了她生孩子时惊险的一幕。

萧霖烨在她的床前边上坐下,温柔又耐心地说道,“孩子们在隔壁的房间,有奶娘和宫女们伺候着,你尽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好了。你已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先来吃点东西。”

补血养气的红枣老母鸡汤,黄豆猪蹄汤,猪肝青菜汤,每一样都是能让身体恢复元气的,配上香喷喷的大米饭,营养又开胃。

“饿坏了吧,先填饱肚子。”

萧霖烨知道她素来喜爱洁净,提前将烧开的水放到温热不烫嘴的程度,时时刻刻温着等她过来洗漱用。

然而许沐晴心里记挂着孩子,哪怕肚子已经很饿了,她还是想要先看看那两个才出生的小家伙。

“夫君,我想先看看孩子,再吃饭。”她仰着脸,眸子里流露出强烈的期待来。

萧霖烨拗不过她,也不想惹得她在月子里伤心难过不痛快,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白薇,让奶娘去把两个孩子抱过来,皇后想看了。”

白薇应了一声,很快就到隔壁去让奶娘将孩子给抱了过来。

又是一对龙凤胎,孩子头发乌黑浓密,长得也真壮实,此时在襁褓里睡得很是香甜,小脸红红的,有些皱巴巴的,还没有长开。

但是许沐晴轻轻地碰着两个孩子软嫩嫩的小手,竟然感动得都哭了,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把萧霖烨紧张得不行。

“你怎么哭了?难道是孩子们长得不好看,你心里不痛快了?御医说月子里不能哭,不然对你的身体不好,你别哭了?”萧霖烨拥着她的肩膀,耐心又体贴地哄道,害怕她月子坐不好落下病根来。

许沐晴揉了揉眼睛,“他们长得很好看,现在皱巴巴的也很正常,等到过段时间长开就漂亮了。看到他们,我就觉得之前不管吃了再多的苦都值得了,他们真的好可爱。”

萧霖烨自然也抱过那两个小小的,软绵绵的孩子,但是他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妻子的身上,他更想要将沐晴照顾好。

“沐晴,孩子睡得正香呢,不然你先洗漱吃东西,你饿了一天一夜了,现在更需要养好身体。让孩子们先去睡觉,等吃完了饭再说好不好?”

萧霖烨呵护着她,就好像她是个易碎的珍宝一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许沐晴自然也是感受到了,她看到了孩子,也终于感到心满意足了。

萧霖烨给她准备的食物都是清淡又鲜美的,既能补充她的元气,又不会很油腻让她没有胃口,这顿饭她吃得很是舒心。

“孩子起名了吗?”吃了饭,许沐晴靠在床上,问萧霖烨。

“还没有,我想跟你好好地商量。你觉得小名叫什么好?”萧霖烨看妻子吃了这么多的苦,自然想要将取名的权力交给她,只要许沐晴能够开心,不管是怎样的事情,他都愿意妥协。

许沐晴想了下说道,“不然女孩就叫乐儿,男孩就叫康儿。寓意着爹娘对他们的美好祝福,健康快乐。”

萧霖烨对这两个小名自然是满意的,连连点头,“康儿乐儿,平儿盼儿,这几个小名我都很喜欢,那就这么说定了。至于大名,我想不用那么着急了,等到孩子满月酒以后再好好地斟酌一番。”

他看向妻子,眸子里有着深深的爱恋,“沐晴,你辛苦受累了。有了这么多孩子,以后再也不生了。”

她究竟是有多爱他,才会甘愿冒着性命危险给他生下这四个孩子,那种惊险的场面,他光是想就觉得很疼,她一路忍过来了。

许沐晴露出了纯粹又满足的笑容来,“我也觉得够了,不需要再生了。那些大臣再说子嗣单薄,我直接将一杯冷透的茶水泼到他们的脸上去。谁想要将女儿塞进宫里来做妃子,我直接让人打得他满地找牙,看谁厉害得过谁!”

萧霖烨看她故作轻松的样子,更是觉得心疼,“好,都听你的。你想吃什么,就让御厨去做,但是唯独一条,不能吃辛辣的,等到你出了月子以后才能吃。”

许沐晴不会因为这些小事情而跟萧霖烨作对,她点头,“好,那我都听你的行了吧。对了平儿和盼儿呢,他们在哪里呢?”

“我不让他们来吵你休息,在母后的昭阳宫里呢。你想要见他们吗?”萧霖烨想到大儿子和大女儿,眼睛里不受控制地流露出强烈的疼爱来。

许沐晴央求道,“不然让他们来吧,我都两天的时间没见过他们了,他们晚上会不会难过得想哭鼻子?让他们来吧。”

平儿和盼儿最黏着她了,这两天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萧霖烨只好让宫女去将平儿和盼儿带了过来,两个孩子提前被宫女交代了什么,看到许沐晴的时候,也不再像之前一样调皮捣蛋,心疼又带着点怯生生地看着她,“娘,你身体好些了吗?”

娘的脸惨白一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血色,身体很差的样子,平儿和盼儿虽然小,但是这段日子旁敲侧击地问了很多事情,懂得了生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懂事了很多,都不敢轻易去碰娘亲,害怕把娘亲给牵扯到了伤口,疼得难受。

许沐晴对着两个孩子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来,温柔地说道,“娘已经好多了,平儿,盼儿,到娘这里来。”

两个孩子期待地看向萧霖烨,在得到父亲的点头以后,才走到了娘亲的面前。

许沐晴拥着两个孩子,“这两天娘情况特殊,没有顾及到你们,你们是不是想娘了,晚上哭了没有?”

平儿和盼儿异口同声地说道,“并没有哭,祖母说娘要生弟弟妹妹了,会很辛苦,让我们乖一点,在祖母的宫殿里待两天。”

“娘以前说过,就算有了弟弟妹妹,还是会像现在一样爱我们,我信娘说的话。”盼儿仰着头,稚嫩的笑容里满是依赖和信任的味道。

平儿也不停地点头,“祖母说娘是最好的,以后我们也会相亲相爱。我们会很爱弟弟妹妹的。”

孩子的懂事和窝心,让许沐晴感动极了,“真是娘亲的好孩子。”

“平儿,盼儿,别再缠着娘了,让娘好好休息。娘才刚生了弟弟妹妹,很辛苦的,你们不要闹娘。”萧霖烨并没有让孩子们和许沐晴待太久,怕她精力跟不上,整个人会变得很累。

孩子们也很听话,直接回到了父亲的身边,充满期待地问道,“爹,弟弟妹妹在哪里,带我们去看弟弟妹妹吧。”

萧霖烨看向许沐晴,温柔不已地说道,“你好好歇着,有事情就让白薇和茱萸去叫我,我很快就赶回来。我先带平儿盼儿去看弟弟妹妹。”

许沐晴含笑着应下来。

隔壁房间里,乐儿和康儿还在睡得很香甜,哥哥姐姐很懂事地放轻脚步走进来了。

襁褓里的孩子红彤彤的,还没有张开,有些皱巴巴,像是小猴子一样,一点都看不出来漂亮和可爱。

平儿和盼儿哪怕再懂事,在看到和舅舅小姨家的弟弟妹妹差很多的孩子时,承受不住那么大的落差,扁着嘴就要哭起来,回到了萧霖烨的身边。

“爹,弟弟妹妹怎么长成这样啊,像个皱巴巴的小老头一样,一点都不漂亮。我想要漂亮的弟弟妹妹,不想要小老头小猴子啊。”盼儿揪着萧霖烨的衣袖,委屈得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转着圈圈。

茱萸在旁边看着,忍笑忍得肚子疼,她走上来耐心地说道,“大公主,小孩子刚出生的时候都是红彤彤皱巴巴的,跟个小老头一样,等到过几天长开了以后就会很漂亮了,你们别着急啊。”

盼儿揉了揉眼睛,将信将疑地问道,“茱萸姑姑,你说的是真的吗?弟弟妹妹不会一直这样难看,很快就会变得漂亮起来?”

茱萸郑重其事地点头,“当然没有欺骗大公主了,就连大皇子和大公主刚出生的时候,也和小皇子小公主差不多,再长个半个月一个月,就会变得很漂亮了呢。大公主和大皇子现在多漂亮啊,对不对?”

平儿想到他刚出生的时候也是皱巴巴像个小老头一样,忍不住恶寒了一下,脸上都是嫌弃,“原来我小时候也跟猴子差不多啊。”

萧霖烨看到平儿和盼儿稚嫩的语气,忍不住笑了起来,趁机教育道,“所以平儿和盼儿,绝对不能嫌弃弟弟妹妹难看,知道了吗?”

两个孩子脸上很是纠结,像是忍了又忍,最后豁出去般地勉强说道,“好吧,谁让他们是弟弟妹妹呢,我们就忍一段时间吧,希望快点变好看。”

平儿和盼儿自我做了心理建设一段时间以后,再次走到床边去,拉着新生儿稚嫩的小手,用软糯的声音说道,“弟弟妹妹,别害怕,就算你们现在长得很丑,哥哥姐姐也不会嫌弃你们的,也会像爹娘一样疼爱你们。但是你们最好快点长漂亮起来哦。”

萧霖烨听到这番话,差点笑出了声音,不停地点着头,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弟弟叫康儿,妹妹叫乐儿。平儿,盼儿,记住弟弟妹妹的名字了。”

盼儿轻轻地勾着弟弟的手,轻声地说道,“康儿,乐儿,你们一定要快快长大哦,哥哥姐姐给你们糖吃,很甜很好吃的。”

后来这番话传到许沐晴的耳朵里,她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哪怕是在月子里,她也过得很是舒心,吃得好睡得香,太后和萧霖烨都给了她足够多的尊重,让她心情愉悦。

平儿和盼儿每天都来看她,想方设法地哄她开心,再去看康儿和乐儿。

时间过去了半个多月以后,两个孩子发现康儿和乐儿果然如同茱萸说的那样长开了一些,比刚出生那两天变得漂亮多了,更加喜爱弟弟妹妹们。

萧霖烨和许沐晴担心的两个大孩子会心里不平衡,会受到冷落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平儿和盼儿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待在弟弟妹妹的身边,就连哭闹,拉了尿了都觉得弟弟妹妹是最可爱的。

要说月子里唯一让许沐晴觉得糟心的事情就是,萧霖烨盯她盯得很紧,不让她洗澡洗头,导致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身上越是臭烘烘的。

不光他处处盯着,服侍着许沐晴的宫女嬷嬷等十几双眼睛也在盯着,她就算是想偷偷地洗头洗澡也根本做不到。

更要命的是,萧霖烨根本就不愿意跟她分房睡,哪怕她的头发油得都成一缕一缕的,身上散发的味道连她都忍受不了,萧霖烨却像是没有闻到一样,面不改色。

在坐月子过去了二十天以后,许沐晴受不了了,她崩溃地对萧霖烨说道,“夫君,我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然你还是让我沐浴吧,我现在脏得就跟乞丐一样,几乎都没有什么差别了。”

难道萧霖烨面对着这样的她都不觉得恶心吗?

谁能想到,萧霖烨依然不为所动,温和又耐心地跟她一遍又一遍地说道,“沐晴,还有十天就熬过去了,你再忍忍。月子里绝对不能洗澡洗头的,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绝对不能让你落下任何的病根。”

许沐晴痛苦地抓着头发,“但是我觉得自己很脏很臭,我都快要受不了了,你让我沐浴吧。我自己就是大夫,能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吗?我保证一定不会让自己落下病根的,你让我洗掉身上的污渍吧。”

她觉得自己现在根本就不是皇后,简直跟流浪汉没有任何的差别。

萧霖烨看她着急得眼泪都快要飚出来了,也心疼,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根本就不想妥协,“你师父说了,绝对不能让你坐月子的时候胡来,不能沐浴,我不能答应你。如果你觉得难受,这样,我从今天开始也不沐浴了,陪着你一起脏一起臭好不好?”

许沐晴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也结果,她被磨得都没有脾气了,“但是我觉得头很痒,身上很难受,再不洗我觉得身上都发霉了,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吧?不然你晚上去别的宫殿睡觉,让我自己待在这里,不然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萧霖烨想也不想就拒绝她了,“那不行,我必须陪在你的身边,必须照顾你。你放心好了,我不嫌你脏,也不嫌你臭。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美的。”

许沐晴挫败地坐在床上,幽怨地瞪着萧霖烨,“我信了你的鬼话,什么最美的?哪里是最美的?”

萧霖烨一本正经地说道,“自然是最美的,我们一无所有,走到今天并不容易,我很高兴身边有你陪伴,我们现在还有四个乖巧又可爱的孩子,你在我心里就是仙女一样的存在,哪里不是最美的了?”

许沐晴拗不过他,只能继续熬着。

终于熬满了一个月,她立刻让宫女们烧开了水,在里面放上驱寒气的生姜和艾草还有其他好几种珍贵的药材,熬成了药汁沐浴,以免她的身体落下病根。

再次将头发洗得清爽飘逸,身上的污渍擦得干干净净,她神清气爽地出现在萧霖烨的面前,心情也比之前更加好了很多。

坐月子的时候她并没有暴饮暴食,而是稍微有意识地选择控制体重,所以出了月子她并没有长肉,反而比起孕期的时候变得清减了一些,气色却比之前更好了。

萧霖烨看到容光焕发的妻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艳之色。

他走过来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妻子的手,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妻子的脸上舍不得移开,“今天给康儿和乐儿办满月酒,会有很多的达官贵族夫人会过来,你等会稍微露个面就好了,不想应付他们就交给母后,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先好好歇着。”

许沐晴温柔地笑着,略带着甜甜地撒娇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自己累着的。”

那些世家贵族的大臣们,看到皇后又生了一对龙凤胎以后,整个人彻底地死心了,他们没有办法再拿子嗣单薄来逼迫皇上纳妃。

而且这几年皇上和皇后铁血的政策下来,已经将他们治的服服帖帖的,不敢再生出不该有的妄想来了,都安分守己,不敢再想着送女儿进宫做妃子,替家族拉拢到更多的好处。

而且大臣们发现,只要不出幺蛾子,真心实意地替皇上办事情,得到的好处也不少,没有必要卖女求荣,是以都接受了皇上只有皇后一个妻子,不肯再要别的女人这样的事实。

那些贵族夫人们则是笑得很喜悦,一个劲地夸康儿乐儿长得漂亮,长大一定是倾国倾城,才华横溢,总之各种好话一箩筐,虽然许沐晴知道很多不过是讨好她的场面话,但是别人夸她的孩子,她心里也是甜滋滋的,高兴得不行。

一个满月酒下来,康儿跟乐儿都收到了不少好东西,把许沐晴都弄得心里不平衡了,她逗弄着躺着只知道吐泡泡的孩子,吃醋地对萧霖烨说道,“这两个孩子可真有钱啊,才满月的时候就身家好几万两了,我都有点嫉妒了。”

萧霖烨好笑地看着她,略微思索了一下,宠溺地说道,“那这样好了,康儿和乐儿收到的所有宝贝都给你,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看这样好不好?”

许沐晴忽然之间就兴致全没了,“我要那些璎珞项圈,那些婴儿手镯和长命锁做什么?自然都是康儿和乐儿的了。我也就随便说说罢了,富有也好,贫穷也好,只要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我就心满意足了。”

她看着两个稚嫩的孩子,眼角眉梢之间布满了强烈的母爱,这也是她拼尽了性命才生下来的孩子,她爱得不行。

萧霖烨拥着她,感受着温馨又幸福的氛围,感叹地说道,“所以你心里还是很爱孩子们的,什么嫉妒他们富有都是假的。沐晴,你是个很好的母亲,也是个很好的妻子,能娶到你我真是三生有幸。”

许沐晴骄傲地斜晲着下颚,毫不谦虚地说道,“那是,你娶到我是你的福气。”

她停顿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自然了,能嫁给你也是我的福气,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些曾经她仇恨又血腥的往事,都已经是前尘旧梦,再也不会发生了。

“对了,孩子们的大名你想好了吗?叫什么名字?”许沐晴想到了这件大事,再次对萧霖烨问道。

萧霖烨想了一会儿,商量地跟她说道,“不然康儿就叫做萧念初,乐儿叫做萧念悦好不好?我和你一路走过来,对你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对你的爱慕喜悦也没有变过。”

“念卿,念安,念初,念悦,想要的都有了,挺好的。”许沐晴细细地品味着这些名字,欣然同意了。

“夫君,这辈子有你,有孩子们,我觉得人生很幸福,感谢这辈子有你陪着我走过。”

萧霖烨灼灼地看着她,“萧夫人,感谢你来到我的生命中,做了我的妻子,让我拥有了最完整的人生。”

两人相视一笑,就像是回到了最开始遇见的那个午后,窗外阳光很好,他们终究如愿以偿。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转眼之间就十八年的时间过去了。

萧霖烨和许沐晴的感情愈加的牢固,他兑现了当初的承诺,除了妻子,没有纳任何的妃子,纵使时间流逝,激烈的感情渐渐地变得平淡了下来,爱情里多了平淡的亲情,依然像最开始的时候一样宠着她,爱着她,把她当做掌心里的珍宝一般疼爱着。

平儿长成了硬挺俊朗的年轻小伙子,盼儿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康儿和乐儿也十六岁了,懂事乖巧得不可思议,不惹祸,不出幺蛾子,让萧霖烨和许沐晴很省心,自然也是很欣慰的。

萧霖烨头疼的是女儿和儿子的婚事。

平儿早在十岁的时候就被册封为了太子,现在到了适婚的年龄,长着一张和许沐晴一样俊逸非凡的脸,谈吐风趣儒雅,文韬武略都狠厉害,琴棋诗画更是样样精通,十足的别人家的孩子。

那些贵族世家的大臣又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削尖了脑袋地让自家貌美如花的女儿或者是侄女等和太子来一场温柔的邂逅,企图先下手为强,让太子爱上自己的女儿,以达到飞黄腾达的目的。

偏偏平儿看起来温文尔雅,不像父皇那么毒舌,态度强硬,但他是个极有主见的少年。

再加上父皇和母后长得都好看,所以哪怕那些女人有意无意地跟他示好,平儿就跟没有看到一样,又或者是没听懂一样。

这天,平儿带着妹妹盼儿一起出宫,最后在悠然楼里吃午饭。

不知道哪位大臣家的女儿得知了他和盼儿的真实身份,在他们从雅间里出来的时候,瞄准了一头往平儿的怀里撞过去。

若是遇到寻常的贵族公子,见到那么年轻貌美的姑娘投怀送抱,肯定来了软玉温香抱满怀了,然而平儿却像是遇到洪水猛兽一样,直接往旁边躲避开,原本想要撞到他身上的姑娘,这一刻竟然直直地撞到了地上,脚踝都扭伤了。

姑娘扬起绝美的脸,泫然欲泣地看着平儿,声音温柔又带着楚楚可怜,“公子,我的脚踝扭伤了,你能不能把我送到对面的医馆里去,我的脚踝真的很疼啊。”

平儿却嫌弃不已地说道,“那可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讹上我。这条走廊那么宽,从我的旁边过去完全没有问题,你却偏偏往我的怀里撞,依我看你就是想要讹我银子的,我才不上当。你身边那么多侍女,扶着你过去完全可以,用得着我吗?”

姑娘被他这样的态度弄得更加委屈了,“是你避开了,我才摔倒的,难道你不该负责吗?公子,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我真的很疼。”

平儿却不为所动,“姑娘,奉劝你换新的招数,我遇到丢帕子的,投怀送抱的多了去了,都没有得逞,你也别白费心思了。你还是快点去医馆吧,省得脚肿起来不好受。”

盼儿也在旁边微笑着说道,“姑娘,我哥他对美色没有兴趣,你这招太拙劣了,回去再好好练练吧。我哥唯一的爱好就是买买买,但是我家不缺银子。”

在漂亮姑娘的瞠目结舌中,平儿带着盼儿离开了。

隐隐约约的还有谈话声传了过来,“哥,那那位姑娘很漂亮啊,皮肤很白,眼睛又大又亮就像是天上的星辰一样,你怎么还是不喜欢呢?那你想要怎样的妻子?”

属于太子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觉得盼儿和乐儿比较漂亮,娘也比较漂亮,她顶多就是小家碧玉,我才不喜欢那样的呢,更不喜欢那种欲擒故纵地招数。”

盼儿再次问道,“我都觉得人家姑娘的容貌很好了,你怎么还是那么挑剔呢?你这么挑剔,以后可怎么办啊,爹娘到时候都操碎了心怎么办?”

太子镇定自若地说道,“我喜欢像娘那样医术高超,做事情很爽利很能干的姑娘,最好是神医,那就再好不过了。”

盼儿嘴角抽了抽,“那你会一辈子娶不到媳妇的,像娘那样的神医可是几十年难得一遇,到时候你怎么办啊?这都是你拒绝的第九十九个姑娘了,你会成为京城贵女的共同敌人的。”

“我不在乎,遇不到合适的,我就不成亲。爹不也是等了很久才娶到了娘吗?你看爹娘现在过得多幸福,就连寻常人家都羡慕爹娘的好感情呢。”

随行的宫女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许沐晴和萧霖烨。

许沐晴皱起了眉头,“平儿这挑剔的性子,简直是随了我哥一模一样,我真担心他一辈子都娶不到媳妇。”

萧霖烨却搂着她的腰,宠溺又眷恋地说道,“沐晴,不用担心孩子们的姻缘大事,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好了的事情,就像是我们之间的婚姻一样。不管是平儿,还是盼儿,都会遇到属于他们的幸福。我们做父母的只需要给孩子把好关就行了。”

对于萧霖烨的随缘,许沐晴嗤之以鼻,带着点打趣地问道,“夫君,那当初你爱上我的时候,也想要随遇而安吗,所以你对我的感情是,能娶到我最好,娶不到也没有什么遗憾,是不是?”

已经做了二十年皇上的男人依然年轻俊朗,身上有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他靠在妻子的耳边,用最温柔动人的声音说道,“当然不是,爱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我哪怕用尽手段也要娶到你,让你陪我走过人生的每一个历程。沐晴,我很爱你,我希望就算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许沐晴反手握住了萧霖烨的手,含笑着靠在萧霖烨的肩膀上,“我也是,萧霖烨,感谢我的生命中有你,以后的每个重要的日子,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

姹紫嫣红的花园里,十指紧扣的夫妻站在花树下,缤纷的花瓣洒落了他们一身,构成了一幅神仙眷侣般的绝美画面。

平儿和盼儿过来找爹娘,就看到了相拥在一起的夫妻,哪怕已经过了二十年,他们之间浓烈的感情也没有变过,依然是像以前那么恩爱温馨。

太子转头对着妹妹说道,“看到了吗,我也想要爹娘这样的爱情,要是遇不到让我怦然心动,像娘亲一样理解父亲,能够追随上父亲步伐的姑娘,我宁愿不要。”

盼儿看着神仙眷侣一样的爹娘,眼睛里流露出羡慕的神情来,“哥,我现在理解你的想法了,爹娘的感情真的好到让人羡慕。”

忽然,原本对着娘亲温柔的父亲转过脸来,“你们在偷看什么呢?”

平儿和盼儿立刻捂住了眼睛,异口同声地说道,“对不起,爹,娘,我们不是故意的,你们继续。”

萧霖烨和许沐晴相视片刻,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幸福愉悦的笑声飘得很远。

——大结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