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全小说网 > 都市 > 暖婚似阳 > 139靳先生是只咬人的兔子

暖婚似阳 139靳先生是只咬人的兔子

作者:卷卷泪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1-02 10:13:39 来源:三七中文

沈千寻起来后去了阳台料理自己的多肉,她给一盆多肉换土壤,宽容的t恤照在身上,长发松松软软的披落,懒洋洋的,很是气定神闲。

残阳最后一丝光线消失不见,天地间变成了银灰色。

等她弄完,里面飘出来一阵饭香。

他们两现在的日子,过得还真是神仙快活。

沈千寻手脏了,回屋里洗手。

经过厨房时,靳牧寒的声音传来:“阿寻,别用冷水。”

沈千寻失笑,应好。

天彻底黑下来,公寓里灯火通明。

吃饱饭,沈千寻又喝了一杯生姜红糖水,便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换台。

靳牧寒过来时,先摸了她的手,手是热的,不过脚依然很凉,于是,双手便捂住她的双脚,卷起衣摆,往自己小腹里塞。

触碰到男人小腹紧实的腹肌,没料想到靳牧寒会来这么一出,沈千寻下意识收腿,不过,靳牧寒按住了,收不回来。

靳牧寒眼里有笑:“别动,先捂捂。”

沈千寻不动了,不过脸颊有点绯红,她那么硬气胆大的一个女人,在靳牧寒面前,总是忍不住脸红心跳。

因为这个男人太犯规了。

裤腿宽松卷起,白皙的脚裸外露。

靳牧寒瞧见,若无其事的理好她的裤腿。

不是什么大冷天,沈千寻的双足很快热乎乎的。

一会儿——

“腿有点麻了。”

“那你动动。”

沈千寻动了。

靳牧寒闷哼一声又按住:“还是别动了,我给你揉揉。”

···

沈千寻只是头天疼的坐卧难受,到了第二天,只剩下闷闷的不舒服,到了第三天,完全不会影响到工作效率,而且,这几天睡眠质量挺好的,容易入睡。

夜里倒会做各种稀奇古怪的梦,有时下意识惊醒,但睁开眼,梦里的事全不记得了,怎么都想不起来,后一闭眼,又很快陷入沉睡。

送来的相册只是开始,这几天里,沈千寻又陆续收到关于周晴晴的视频,还有恶作剧,她决定去见见周小艾。

沈千寻给筱丹打电话,“我要见周小艾,你帮我看看,她有没有在学校。”

“你见她做什么?”

“有些话想跟她说。”

筱丹想了想:“我去公共管理院帮你打听打听。”

“恩。”

天放晴许久,这天开始下雨。

下的淅淅沥沥,缠缠绵绵。

筱丹很快给了回复,说周小艾不在学校,而且有两天没见过踪影,课也没去上。

沈千寻:“找找她在哪。”

两个小时后,沈千寻在周小艾家附近一处公园的木屋里找到她。

木屋里开着震耳欲聋的dj,几个浓妆艳抹的女生围着她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话语不堪入目。

周小艾面无表情,只是眼神很冷,有着杀气。

筱丹能查到周小艾被人带来这里,自然是知道原因。

周小艾的妈妈精神有问题,前两天跑出去,发作了,拿刀不小心伤了一小姑娘。

钱赔了,但那家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姑娘的姐姐是个跟社会人搞在一块的女混混,听说妹妹被人伤了,这不,拿了钱不愿意宁息人事,非要找周小艾麻烦。

小木屋的门,筱丹一脚踹开。

王东东有跟着来。

“吵死了。”

王东东上去就把音响关了。

门口,沈千寻收伞,抖了抖伞上的雨水,立在门旁放着。

周小艾抬头,看着沈千寻的目光更冷。

沈千寻淡淡回视。

“谁呢,你们?”一个染着紫发,下唇打了唇钉的女人开口。

沈千寻懒得跟这群‘非主流’废话:“放人。”

“你算什么东西。”

“我不算什么东西,但人我要了。”沈千寻望着一头花花绿绿的她们。

“敢在我们华姐面前狂,不要命了你们。”

“就是,别多管闲事。”

筱丹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觉得她们好中二,二话不说,上去揪住某个的头发,一巴掌甩过去:“港片电影看多了吧,妞。”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这种行为是犯法的知不知道。”

筱丹苦口婆心的教育:“别以为年纪小就不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哟,还敢反抗···”

没会儿,一阵哭声传出来。

王东东耳朵受不住他们的鬼哭狼嚎:“都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轻点揍。”

几个小姑娘以为眼前这个长得挺帅的帅哥是为了她们求情时,王东东话锋一转,“你的手就不疼吗?”

白感动了!

“那你来。”

“我不打女人。”

“那就别废话。”

“哦~”

沈千寻上前帮周小艾把绳子解开,“我送你去医院。”

周小艾冷笑:“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

“我不需要你感激,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有话要跟你谈,只是恰巧你遇到了麻烦而已。”沈千寻道。

“你以为我妈的精神病怎么来的。”周小艾声音冷幽幽的,“沈千寻,你有责任。”

筱丹不平:“你妈有病,跟我大宝贝有什么关系?”

“当年要不是她没去找我姐,我姐就不会遇到强奸犯,更不会因为被玷污了清白选择自杀了结生命,我妈就不会因为失去我姐,变得疯疯癫癫。”

“你说,她有没有责任。”周小艾近乎失控,“再说,那么肮脏的事情,凭什么你可以忘记。”

沈千寻沉默许久,回:“我会把那段过往记起来,但不是现在,如果是我的错,我会负责。”

雨停歇了。

沈千寻送她去医院,伤的不轻,由于体质差,送到医院没多久,烧起来了。

周小艾很瘦。

因为缺营养,皮肤干燥缺水,五官倒是挺好看的,但因为肤质暗黄,遮掩了她的清秀。

要留在医院挂水,沈千寻直接给她开了一间病房入住。

沈千寻买来吃的和干净的衣服,此时,衣服扔给周小艾:“换上。”

周小艾不动。

沈千寻:“需要我帮你?”

周小艾动了。

气鼓鼓的。

有点像河豚。

周小艾又骂:“假惺惺。”

沈千寻不予理会,只道:“别在做那种事,我不会有任何影响。”

“是吗?”

沈千寻不置可否。

护士来给她挂水。

沈千寻说了句好好休息便走了。

筱丹跟王东东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厅等她,沈千寻来以后,也点了一杯咖啡。

筱丹阻止她:“别了吧,你喝了晚上能睡?”

“可以。”沈千寻说:“你表哥会哄我睡。”

筱丹:“······”这碗狗粮,真香。

“万一怎么哄都不睡不着呢。”

“那就做点好玩的事情。”比如,靳先生再做一次她的人体模特。

筱丹诧异:“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千寻。”

“我怎么了?”

“不愧是赛车女王,开车这么六。”

这次轮到沈千寻无语。

王东东被咖啡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一杯咖啡的时间。

王东东负责送筱丹回学校。

沈千寻得回公司。

车子溅起一地水花。

等红灯的车辆暂时只有她的,后头没有车来,马路两边的树哗啦啦的掉着树叶。

眸光一转,看到左边巷子里好些人在抢一本书。

其中有个男人身手很好,不过带着面具,看不清长什么样。

西装男不是对手。

节节败退。

队友帮他拦着那个面具男人,西装男拿着书从巷子里跑出来,四处看了看,毅然上前瞧了沈千寻的车窗。

沈千寻开了车锁。

西装男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说了声谢谢。

“去哪。”

“警察局。”

沈千寻提醒他:“系好安全带。”

西装男不是别人,正是替魏行洲做事的汪秘书。

汪秘书系好安全带,车子动了。

他往身后看,有辆遮住车牌的黑色轿车追上来了。

“我来开车可以吗?”

沈千寻拒绝:“不可以,我的车只有我男朋友可以开。”

汪秘书脸抽了抽,犹豫了下,“后面追着的不是什么好人。”

“坐好。”

汪秘书不禁正襟危坐。

沈千寻不慌不忙的踩油门,一会儿,汪秘书抬手,紧紧握住头顶上的扶手。

半小时后——

车子停在警察局门口。

汪秘书表情一脸便秘似得,“谢谢。”

“不客气。”

保时捷扬长而去。

汪秘书默默记下对方的车牌号后,转身进了警局。

这本书很重要。

因为里面有刘信遗下的遗书和一支录音笔。

刘信不愧是当过兵的男人,比起普通男人做事要来的严谨,他怕自己撒手人寰以后,南诗静会不履行交易。

事实证明,刘信留的这一手是正确的。

而来抢书的人身手无疑很好,若不是得了人家姑娘帮助,证据怕是要被抢走销毁,那他们魏市便奈何不了南毒妇了。

戴面具的不是别人,正是替季从业做事的张赫。

距离警局几百米外,豆大的雨珠敲打着车窗,半响,他拿出手机:“季先生,任务失败,汪洋把证据送到了警局。”

季从业颇为意外:“你失手了?”

“恩。”张赫声音沙哑的可怕:“有个碍事的女司机帮了他一把。”

季从业对他很是宽容:“拿不到就不算了,我在另想办法。”

“是。”

季从业又说:“下手干净点。”

沈千寻想过,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并非善类,说不定会因此报复她,毕竟,追了她一路,记下她的车牌号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还是义不容辞的给西装男上了车,一路护送他到警局。

顺畅无堵的回到公司,沈千寻把琐事抛之脑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很快进入工作状态。

六点。

沈千寻下班回去。

一路挺警醒的,发现没人跟踪后,心倒是放了放,路过便利店,买了一瓶酱油和一包盐。

沈千寻站在厨房门口:“酱油跟盐。”

“恩,没买错。”靳牧寒接过。

这时,门铃响起。

沈千寻眸光流动:“我去开门。”

透过猫眼,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燕尾服,打着领结的中年男子,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双鹰眼无比犀利,身后还跟着几个魁梧的保镖。

不是什么面具男来寻仇。

不过怎看之下,这群人也是来者不善。

靳总管递出名片表示身份后:“麻烦沈小姐会知我们三少爷一声,我是来接他回家的。”

接?

靳牧寒若是不愿意,怕是直接动手绑吧?

沈千寻明眸善睐:“我得先问问他的想法,如果他不愿意,还请你们离开。”她欲关上门,但靳总管身后的保镖上前一步,用手挡住,门没合上。

“靳总管,这是几个意思?”沈千寻语气平淡,却不怒自威。

靳总管直说:“三少爷今天必须跟我回靳家。”

沈千寻笑了下,泰然自若的,眼里的光已经冷然:“我要是不乐意的话,你们是想擅闯民宅的意思?”

“是。”

沈千寻一字一顿:“那我不乐意。”

靳总管言简意赅:“失礼了,沈小姐。”

沈千寻把门敞开,从玄关口的伞桶里拿出一把伞:“谁敢踏进来半步,我便打断他的腿。”

靳总管身后的两名保镖面面相觑,而后不屑一顾。

其中一个挑衅的立马上前,他抬腿,一脚跨上前。

须臾间,一声哀嚎在走道荡气回肠。

这把声音引起隔壁女邻居打开门,看见一个男人捂着脚,金鸡独立的在人家门口打着转。

“沈小姐,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沈千寻微微一笑:“谢谢,不用。”

“现在流氓都开始穿西装了,阔怕。”女邻居吐槽一句。

靳总管脸色一沉:“沈小姐,我劝你别自找麻烦。”

“我护自己的男人天经地义。”

靳总管挥了挥手指,身后的保镖们冲上前,沈千寻一脚把门踢上,砰地一声,个个撞墙门上。

沈千寻举着伞,人的身体哪里最脆弱,她就往哪里打。

靳总管看不下去,鹰眼微眯,似要亲自动手时,温润朗朗的声音响起:“阿寻,手疼不疼?”

“不疼。”

她并不娇气。

靳牧寒眉头紧锁,示意沈千寻摊开掌心,手心因为用力握伞柄被磨的有点红,“别打了,浪费力气。”

沈千寻眼里寒气未减:“他们该打。”

靳牧寒笑了笑,“那也不是由你来出手。”

沈千寻还想说什么——

“三少爷。”靳总管喊。

靳牧寒抬眸。

“你该回家了。”

靳总管不见得对他多客气,不过到底是有几分顾虑。

靳牧寒神色淡淡,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只说:“我平时连碗都舍不得她洗,因为洗洁精伤手。”

女邻居一直在观望着这边的动静,这他么什么神仙男人啊,一登场,气势立马压带头的流氓头子一截。

而且,谁都听得出来这是警告。

靳总管嘴角扯了扯,忌惮之色越发浓郁,靳家主的这个儿子,小时候就是个不惜命的,别人欺他,他头破血流,也要奉还,而且擅长心计城府,从不留把柄。

如今,比起年少时,越发深不可测,一朝放养国外,却是养虎归山。

“三少,我们只是秉公办事罢了。”

靳牧寒温文尔雅的:“我明天会回去见他一面。”

靳总管没动。

这话听起来怎么都像是施舍。

靳牧寒目光落下:“总管还舍不得走?”

“时间。”

“没想好。”

靳总管:“······”

靳牧寒淡然自若:“不送。”遂,把门关上。

他们最终还是走了。

沈千寻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人是走了,神情依然不大高兴。

靳牧寒把伞放回伞桶里,声线柔柔的:“以后那么多人,别正面和他们刚。”

沈千寻皱眉,“我打的过。”

“会受伤。”

靳牧寒见不得别人伤她分毫。

“他们欺负你,我忍得了才怪。”沈千寻说。

“我没那么好欺负。”

“那也见不得他们轻视你。”再来一次,沈千寻对他们会是同样的态度,再说,突然登门拜访,她眯了眯眼角,兀自又说:“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靳牧寒拿她没办法,听到后半句,薄唇轻启:“阿寻,你形容我是鸡。”

靳先生,你怎么抓的重点。

不安好心才是沈千寻想要表达的。

靳牧寒说:“我不是。”

沈千寻禁不住笑了,戏谑:“那···兔子?”

靳牧寒把她逼至墙边,两手撑在墙上,限制她的行动,浅眸凝视着她,一股压迫感骤然落下:“阿寻,再给你一次机会。”

沈千寻可不怕他。

身子挨近些,唇线微勾着,气息缓缓吐在他的脖颈:“不然怎样?”

靳牧寒定定看着她:“阿寻,你见过会咬人的兔子吗?”

“没见过。”

他眸光灼灼;“要见见吗?”

沈千寻想都没想,说不见。她抬手,挠靳牧寒的腰,说回正题:“明天你回靳家,我陪你。”

靳牧寒腰身僵住,眼底暗下来,不管沈千寻说的什么话,埋头亲她。

唇舌交缠的声音在沉静的空间里暧昧的交织着,靳牧寒开始转移阵地,轻轻嗅着她发间的香气,然后才撩开她的发,在锁骨那咬上一口。

像极一只在觅食的野兽。

他又开始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一口一口的吮出来。

靳牧寒懒猪她的腰,把她放在鞋柜上面,手钻进衣摆里开始使坏。

摸一下,气息重一分。

沈千寻被他磨得身子骨发软。

偏偏舒服的要命。

那张薄唇,正极致讨好她。

直到——

暗扣一松,胸前被握住。

沈千寻眼睫扇了扇,呼吸跳的更狂。

靳牧寒抬起潮红的眼睛,深情款款的看着她,嗓音性感的低唤:“阿寻,阿寻宝宝···”

沈千寻脸很红:“靳先生,我信了,你是真的很坏。”

靳牧寒亲她,眼底有笑:“信了就好。”

------题外话------

这不是车……

假车。

靳先生在吃阿寻的豆腐而已,嗯。非常嚣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