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全小说网 > 都市 > 暖婚似阳 > 153宣示主权的机会来了

暖婚似阳 153宣示主权的机会来了

作者:卷卷泪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1-02 10:13:39 来源:三七中文

“阿寻。”

沈千寻抬头,唇角轻扬。

见到她的靳先生,心情好点了。沈千寻轻轻拍了下阿璇的手,“我先过去。”

阿璇点头,“一起。”

沈千寻走到靳牧寒面前,两人的手自然亲密的牵在一块,靳牧寒觉得不够,低头在她脸颊亲了一口。

软软润润的触感,沈千寻眼睛弯了弯,亲了回去。

靳牧寒轻声问:“怎么去了那么久?”

从沈千寻一点多出门,靳牧寒预计她三点半左右会回来,但等到四点,人还没归矣。

新婚燕尔,思念如潮,才分开小会,靳牧寒便想她了,很想。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不去打电话催促。

“还找了季凛。”

靳牧寒哦一声,垂眸,眼底落下暗影。

昨天找了季凛,今天又找了。

沈千寻一直在看靳牧寒,哪里会没发现他细微的表情变化,深知靳牧寒是个占有欲重的,复又说:“是有点事找他。”

“什么事?”

“关于我妈妈的。”

桌子可坐四人,沈千寻拉开椅子,在他旁边的位置入座,“当年我妈妈的车祸,是季凛出手救了她。”

这时,江尘插一句:“沈女士的车祸不是意外。”

沈千寻抬眸。

跟着在江尘身边入座的阿璇介绍:“我男朋友,江尘,是律师也是侦探。”

仔细端倪了江尘两眼,沈千寻礼貌笑之,“你好。”

江尘颔首,回了句你好。

“你认识我母亲?”沈千寻问。

江尘如实说:“沈女士曾经是我的雇主。”他端起咖啡抿了口,见靳牧寒没有阻止他说的意思,继续道:“以前有让我调查过一中那两起案子,不过很快又放弃了。”

依沈知意没出事前的性子比较刚毅,不喜欢前功尽弃,沈千寻默了默,“没有说原因吗?”

“没有。”江尘口吻淡淡,笃定不已:“但我猜是因为你。”

沈千寻便笑了,不置可否。

其实她也猜到是为了自己。

不过——

仅仅只因为她当时受刺激生病的缘故吗?理由会不会有点牵强。

尽管沈千寻什么都忘光光了,沈知意照样可以查下去,替那两个小姑娘讨回公告,可她没有。

为什么呢?

靳牧寒垂眸,陷入沉思。

他回来以后,很多事因为他的介入轨迹有所变化。

比如南诗静跟季从业的奸情,是沈千寻去世以后才被发现。

比如沈知意的案子是两年后才被提及,当时,不是魏行洲指出车祸是他人蓄谋,而是罗文玺。

比如江尘···

听他说是因为沈千寻,靳牧寒神色愈发凝重冷冽,缓缓启唇:“阿寻,一中的案子让江尘去查,我负责帮你跟进,你别管。”

一说起一中的案子,靳牧寒便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让她占手,对于她想恢复那段记忆,抗拒又敏感。

大抵是怕她受刺激,怕极了。

“阿寒···”这是她的事,不能全交给靳牧寒去处理。

靳牧寒抿唇,紧张兮兮:“阿寻,听我的。”话里几分强势,不肯退让。

对峙两秒,沈千寻先妥协了:“我暂时交给你管。”

沈千寻做了让步,靳牧寒不可能再得寸进尺。

那会让沈千寻生气的,他不想阿寻跟自己置气。

“江先生介意再多接一个案子吗?”沈千寻问。

江尘说:“不介意。”

“我妈妈的案子也拜托你了。”

江尘点头。

靳牧寒:“费用多少,我打你卡上。”

“看在沈小姐的份上,免费。”江尘说。

免费是有原因的。

当初,沈知意给的那笔费用没有收回去,帮了江尘不少,还有,他的阿璇分明很喜欢沈千寻,她说了,她们是朋友。

阿璇不爱交朋友,她说是朋友,江尘自当爱屋及乌。

靳牧寒面不改色:“不需要你的特殊待遇。”

江尘痞笑了下:“我乐意。”

靳牧寒眼底的光霎时阴郁下来。

“我请你们吃饭吧。”沈千寻突然说,原先阿璇说要请吃饭,她要看靳牧寒的意思,不过眼下,应该是她请才对。

阿璇开口:“不是说好我请了吗?”

沈千寻轻轻笑:“你的下次,今天我请。”

阿璇唔了一声:“那好吧。”

如果是沈千寻请客,那就没必要问自家老板的意思了,完美。

“你想吃什么?”

“韩式炭烧可以吗?”

沈千寻点头,说可以。

跟阿璇讨论好吃饭的地点,沈千寻让他们先出发,她跟靳牧寒回去取车。

两人走后。

江尘还坐着。

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

稍斜着点,有人经过过道的话,会被那双笔直的大长腿惊艳到的。

阿璇坐在里面,轻轻推他:“尘尘,起来呀。”

江尘不动:“没有奖励吗?”

阿璇笑,手撑着下颌,“想要什么奖励?”

“亲我。”

刚才靳牧寒亲沈千寻,沈千寻亲回去的那一幕,江尘也想吻阿璇了,

她今天很漂亮,像只花蝴蝶,裙摆摇曳,画着勾人的桃花妆,那双点缀了眼影的眼睛,稍稍一挑,又纯又媚。

一整天了,勾的他心痒痒的。

阿璇便挨了过来,胸压住他的手臂。

衬衫棉质的,可那抹柔软的触感,即使隔着一层衣物也感受得到。

江尘喉结滚动,想要她了。

阿璇手指挑着他的脸转过来,红唇印下:“我家尘尘今天真棒。”

开心。

但江尘不够满足。

他心急的拽阿璇走了。

一群神仙谈恋爱,目睹一切的客人们表示:太刺激了。

他们的车子是停在公寓附近居民楼下的停车场,收费的,很多车子停在这。

江尘的跑车,在众多车子里是最抢眼的。

头顶有颗大树,苍苍翠翠的叶子时而飘零,余光的光已经消失不见,天边只剩银白,四处的光,是青灰色的。

跑车的空间比较窄,一个位置上两人占着会略显拥挤。

阿璇是跨坐在江尘身上的,因为车顶比较挨,她只能低着头,抵着江尘的肩膀,“尘尘,晚上呀。”

要跟沈千寻吃饭的,迟到不好。

“我现在想要。”江尘的大手,撩起裙摆,在她腿上,轻轻抚摸,“宝贝,你帮我,就一次,恩?”

阿璇的桃花妆,盛开的更妖艳了。

对江尘,她够孟浪的。

就爱勾引他,看她欲罢不能的样子。

然,眼下,却莫名羞了。。

光天化日下,天啊。

原来她家尘尘比她还孟浪。

江尘哄:“宝贝,没有人会来,帮我。”他握住她的手按在金属扣上,亲她耳朵:“乖,再不动手,真的要迟到了。”

天光彻底没了。

云开路,韩式炭烧餐厅。

这家餐厅离他们家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左右到。

沈千寻点了菜,又点了半打啤酒。

新鲜的生菜,生肉堆满桌子,阿璇他们人还没到。

靳牧寒温声:“阿寻,先喝点果汁。”

“他们是不是迷路了。”

这家韩式炭烧餐厅的地理位置有点偏,比较难找。

沈千寻开车逛了两圈,问了路才找着。

到了后,她给阿璇发了短信,告知她路怎么走。

靳牧寒根本不关心他们怎么样了,但是,他们迟到的话,沈千寻会饿肚子。

“我给阿璇打电话。”

“好。”

电话很快接了。

阿璇先开口:“靳先生,我们很快到了。”

“尽快。”靳牧寒语气不大满。

“好的,靳先生。”

电话一挂,阿璇扭头,娇嗔的瞪了江尘一眼,“下次不跟你这么玩了。”

不,没有下次。

江尘失笑,拉起阿璇的手,磨她的手心:“你不舒服吗?”

阿璇眯了眯眼,像只小狐狸,轻哼,没答。

整个身子陷入车座里,懒懒的,似餍足了。

一会,“最舒服的不是你?”

江尘想到刚才**的滋味:“恩,是我。”

“快点。”

他们迟到快半小时了。

不久前。

阿璇催促:“尘尘,你快点。”她的嗓音软软糯糯的,甜度跟玛卡龙有的一拼。

可江尘就是不肯快。

最后,没办法,她用了点别的法子逼他。

没多久,跑车车窗打开了。

顾名思义,通风透气。

阿璇脸上红晕微褪,唇十分红艳,有点点白色的东西,不过,那点东西,被江尘用纸巾很快擦拭去,又给她递水。

阿璇喝了水,又吐了出来。

江尘眸色暗沉,逮着人,咬她的唇,恶狠狠的:“迟早死你身上。”

阿璇轻哼。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死是什么意思。

欲仙欲死是吧。

臭流氓。

臭尘尘。

餐厅灯火明亮。

阿璇到了后给自己倒上一杯啤酒:“我们迟到了,自罚一杯。”

不,两杯吧。

她喝完一杯,又满上一杯。喝完,才给江尘倒酒。

江尘放下车钥匙,接过阿璇递过来的酒,潇洒喝了,紧随,冠名堂皇的说着慌:“抱歉,路上有点塞车。”

敢情我们来的还不是一条路。

沈千寻望着他们,忽是笑了,说:“没关系。”

靳牧寒面无表情,喊来服务生,把炭火给点上。

吃完饭,沈千寻待阿璇去买旗袍。

那家旗袍店,是上次沈千寻跟靳牧寒来过的。

过了挺久的,店员还记得他们。

店员迎上前:“沈小姐,好久不见。”

沈千寻微微颔首:“有上新款吗?”

“有的。”

“我朋友要买,你拿出来,给她挑挑。”

店员欢快的应:“好的。”

至于靳牧寒跟江尘,一人被支去买奶茶,一人被支去买章鱼小丸子了。

阿璇试穿好几套,每套都喜欢,结账的时候,爽快的递出一张副卡,愉快付钱。

店员欢喜的把人送出店。

出了店门。

阿璇见隔壁是家内衣店,拽着沈千寻进去了。

她指了指那件单薄的内衣款式,白色吊带睡裙,薄纱款,虚虚遮住大腿,两边开了叉,动了动,春光走漏,“好看吗?”

沈千寻瞥了瞥,“很性感。”

“这件呢。”

紫色蕾丝,布料就那么一点,根本遮不住什么。

沈千寻以为她要买,很认真的给出建议:“你男朋友会很喜欢的。”

阿璇笑了。

不是她男人喜欢。

是男人都会喜欢。

阿璇勾唇:“买了。”

内衣店员服务太好非常好:“我这就给您包起来。”

两套内衣到手,还没出店门,阿璇递给沈千寻:“送你的。”

沈千寻:“······”宛如拿了什么烫手山芋。

阿璇见沈千寻发窘的表情,更乐了,揶揄:“我家有,不用买,这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

新婚礼物,可以拒收吗?

貌似没理由拒收,况且,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样的新婚礼物,靳牧寒会不会喜欢?

会吧。

沈千寻只好:“谢谢。”

这晚,月亮很圆,星星很多。

星河璀璨,夜景迷人。

分手后,各自回家。

刚进家门,韩星初电话进来。

说科技城项目的建模出了点问题需要修复,韩星初需要远程指导一下。

这个政府规划执行的大型建筑,将会在六月进行施工,目前施工方在搞地基建造。

沈千寻开口:“你等我会,我去开电脑。”

“好。”

她换好鞋,把袋子往鞋柜上放,往书房去了。

再出来时,已经半小时后。

沈千寻想起那份新婚礼物,走到玄关口,发现鞋柜上的袋子不见了。

靳牧寒拿了。

那他是不是打开看了?

想着,身后有人靠近。

那半小时里,靳牧寒洗了澡,还顺便洗了衣服。

有他的,她的。

湿润清新的气息传来。

腰上的手缠的很紧。

沈千寻回过身子,“靳先生,你的澡白洗了。”

吃烧烤难免身上有烟油的味道,她没洗澡,靳牧寒这一抱,岂不是又沾上了。

靳牧寒理所当然:“那就再洗一次。”

沈千寻想到昨晚那个澡,水凉了他们才洗好。她失笑,犹豫片刻,问:“鞋柜上的袋子,你拿走了?”

“恩。”

“看了?”

“恩。”不仅看了,还顺便洗了,手洗的。靳牧寒?知道沈千寻不会买这种衣服穿,拆开看的时候,他便猜到是阿璇送的了。

这份礼物,送的还不错。

沈千寻脱口而出:“喜欢吗?”

靳牧寒亲她耳朵,蛊惑着:“你穿我才喜欢。”

如果沈千寻不穿,那几块布料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

她的靳先生,嘴巴真甜。

沈千寻点头,羞涩又胆大:“下次穿给你看。”

“好。”

天气越发毒辣,走在大街的人,像一盘被端上烧烤架上的肉。

老旧的居民楼,四处弥漫着臭水沟的味道。

一辆面包车停在路边。

邓柯言坐在车里,轮廓线条冷硬的男人低着头,把玩着手机。

副队想抽烟,可是没法子抽。

车子没开窗,会很熏。

而且,空调坏了,热的要命。

副队拿纸巾擦着汗:“操,那个面具男真的住这里?”收到的线报会不会是假的,蹲好多天了,根本没见人影。

副队又看邓柯言,牛逼,一滴汗没留,不愧是他们市分局的神人。

又过了十多分钟,邓柯言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目标出现了。”

副队赶紧看过去。

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进了便利店。

没几分钟,从便利店里出来,买了不少粮食,三两下的拐进一栋老旧的民楼里。

邓柯言下达命令:“动手。”

副队迅速打开车门跳下车,其他刑警随后。

当天,有一条新闻占领各大电视台。

是一个孕妇当街被一个带口罩,带帽子的男人劫持。

是个罪犯。

警方在逮捕他。

由于对方反侦查能力极强,身后又特别好,最后劫持孕妇顺利逃走。

如今,孕妇下落不明。

不知死活。

晚九点,警方送孕妇到医院。

对方因为受到惊吓小产。

顺利逃走的罪犯不知所踪。

医院里,副队一拳打在墙壁上,“操,亏大发了。”

不仅人没抓走,孕妇小产,他们还有个兄弟也躺在手术台上。

这罪犯,也就是张赫。

任谁都猜想不到,这个全城被警方通缉的男人还明目张胆的在市里头转悠。

季家。

张赫没遮遮掩掩,光明磊落的进去了。

季凛一觉睡醒来,觉得有些渴,下楼时,张赫正好上楼,是去见季从业的。

季凛目光落下,眸光渐冷。

“季少。”

季凛收回眼神,并不理会他。

一身血腥味,脏。

嫌恶不已。

张赫无所谓。只是盯着季凛的背影,眼神并不友好。

书房里。

张赫:“季先生,我身份暴露了。”警方找上门的时候,张赫才察觉不妙。

季从业早知情了,思忖片刻,说:“我在西郊有栋房子,你去那避避风头吧。”

“季先生,知道我身份的没几个。”张赫说,他顿了顿:“我怀疑是季少卖的我。”

季从业掀眸:“你有证据吗?”

“没,没有。”

“凡事讲究证据,你若没证据,我不好跟季凛对质。”

张赫憋屈不已。

季从业思虑着:“他这阵子生病一直乖乖呆在家里,不太可能是他。”况且,季凛才刚回国,根基不稳,根本掀不起大浪。

而且,季凛说要搞他的话,季从业没太放在心上。

张赫:“季少不是有个发小吗?”

“你说李奇。”季从业轻嗤,“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浪荡公子哥,能有什么用,不肯从政,又不从商,整天只知道玩女人,靠家里养的废物,能有什么出息。”

张赫没说话了。

如果不是季凛,那会是谁?

季从业:“最近想搞我的人不少,而你待在我身边那么多年,就算被发现身份也很正常。”

六月将临。

南诗静被判刑了。

检察院有跟季从业关系甚好的领导,动用了点关系,杀人未遂,只判了三年,说辞给的于情于理,挑不出半点毛病。

对于这个结果,魏行洲没表现出满意或者是不满意,他伤还没好,但已经出院,处理起公务。

有次接受记者采访,记者提到一个敏感问题,“魏市,传言魏嫣然,魏小姐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关于这点,您怎么看?”

“谣言。”魏行洲否认了,不想南嫣然的日子过得太难堪,给足了她面子:“我跟她母亲的恩恩怨怨,不关她的事,还希望各位别去打扰她的生活。”

南嫣然看到这个报道,前阵子在医院里添的堵才消不少,魏行洲对她,并没有太无情。

南诗静判刑那天,庞秘书来见她。

南诗静问:“他说什么了?”

庞秘书沉默小会,说:“南总,季市说这阵子可能要委屈您了。”也就意味着,不会那么快捞她出去。

南诗静沉默,猜到结果会是这样。

她又问:“然然怎么样了?”

“小姐已经到公司接手总经理一职,不过,公司最近状况仍不稳定,而且,章总对公司似乎很有想法。”

南诗静冷笑,会稳定才奇怪吧,多少人盯着ws这条大鱼,不过想抢可没那么容易:“你大可去警告章一林,敢不老实,除非,他想进局子,也尝尝坐牢的滋味。”

章一林那色胚,强过多少女人,怕是他自己都数不过来,更别说有的在床上还被他弄死过。

六月,一到晌午,蝉鸣声叫嚣的厉害。

东盛风头正盛,短短时间内,业内不少人跳槽到他们公司,更有不少新鲜的血液,往他们公司里输入。

叶文清更不给ws面子,挖走他们家好几个金牌销售,室内设计不需要设计天分过高的设计师,但,需要销售技巧特别高超的销售人员。

项目已经上线。

而且,广告投放的效益已经渐渐浅显出来。

单子太多,公司里的设计师忙不过来,避免得不偿失,只能跟第三方合作,承包了其他公司的设计师。

沈千寻坐在电脑前,在看股票,看了ws的,南诗静的新闻渐平以后,他们股价有所回升,毕竟,在南诗静掌控ws之后,涉及的产业并不止设计这一块,做的香悖悖的产业,还有房地产,新楼盘已经开始推外销售。

而且,房地产这一块,跟靳氏有合作。

最近很忙,她好多天没有跟靳牧寒好好吃过午饭了。

今天也不例外。

下午,小青敲门进来,送进来一份请柬。

是一份慈善晚宴的邀请函。

是上次跟薄今生薄总那顿饭局认识的王总派人送来的。

这王总不仅是生意人,还搞慈善。

会命人亲自送邀请函过来,分明是想跟沈千寻结交的意思。

沈千寻拿着邀请函,把玩两下,跟小青说,“问问叶总晚上什么安排,有安排,让他推了。”

东盛出名后,谁都好奇东盛如今的老板是谁。

沈千寻并没想过要一直这么低调,她不仅不想低调,还要告诉他们,她是沈千寻,是沈知意的女儿。

小青点点头,“那需要替沈总你准备礼服吗?”

沈千寻今天穿的是职业正装,事实上,最近穿的一直是职业正装,靳牧寒说她穿旗袍在公司太招摇,霸气十足的沈总攻气场会因为太美艳而减分。

沈千寻拿出车钥匙:“去我家拿。”

“好的。”

小青回来的时候,靳牧寒也来了,拎着保温瓶和装有衣服的袋子。

这个男人,不管见多少次,那一身清风仙骨,仍会让人惊艳不已。

保温瓶里装的是清热解暑的莲子百合糖水。

门再叩叩敲响。

沈千寻:“进。”

进来的不是别人,是靳牧寒。

靳牧寒把保温瓶放桌上,沈千寻这才抬头。

漂亮的眼睛瞬时亮起星光,她笑了,“你怎么来了。”

男人直言:“想你。”

六月。

大学生放假。

明明是资本大鳄的靳先生跑去教书,如果课不用上了,工作更不用他忙,似是清闲的很。

沈千寻亲亲他,张手把他抱住:“抱歉,最近很忙,没时间陪你。”

不止在公司里忙,在家里也忙。

忙着忙着,便到休息时间。

沈千寻洗澡上床,没躺会儿,很快入睡。

扯证后两人便没有分床睡了,哪有做了夫妻还分房睡的道理,尽管如此,但耳鬓厮磨的次数却是不多。

她偶尔还会做噩梦,会突然惊醒,但她醒来的时候,也是忘事的,出一身冷汗。

一旦有这种情况发生,靳牧寒会跟着醒过来,把她拽进怀里,轻轻拍她的背,给她哼着小曲,当小孩似得哄着呢。

靳牧寒捏捏她的脸颊,不想她愧疚,嗓音温柔:“以后有时间再补偿我。”

事实上,他没这么大度。

他不想沈千寻这么忙,不想她这么辛苦,他贪婪,想占据她所有时间,想她眼里心里只看到自己。

他还想,等云城再没有羁绊她的事以后便把她拐走,拐去一个只有他们的地方,在璀璨星河下做尽风流快活事。

“好。”沈千寻应,她想起阿璇送的新婚礼物,洗干净后一直放衣柜里没有机会穿。

补偿,可以穿它,靳牧寒说过的,她穿,他会喜欢。

见沈千寻眉目舒展,靳牧寒敛了敛思绪:“给你带了糖水。”

糖水是用莲子百合煮的。

去热清肺。

沈千寻最近有点上火。

前天舌头口腔溃疡。

她食欲大减。

口腔溃疡是好了,但火气没减。

沈千寻看桌上堆着的文件:“忙完再喝吧。”

“阿寻,不可以。”靳牧寒表情有些严肃,“乖,先喝了。”

老公的话,不能不听。沈总不敢造次了,乖乖的打开保温桶,拿起调羹。

她边喝,靳牧寒在旁边拿过桌上的文件边看,他翻阅的速度很快,还问:“慈善晚会几点?”

“八点。”

靳牧寒嗓音低沉:“找了叶文清一起去?”

“恩。”

靳牧寒手虚虚的放沈千寻腰后的,这会儿,收紧了,闷闷的:“阿寻,为什么不找我?”

沈千寻怔。

当然是因为她有私心啊。

慈善晚会去的姑娘肯定不少。

她的靳先生这么好看,去到女人多的地方,一定少不了被搭讪。

叶文清就无所谓了。

然而,靳牧寒飞醋不停,低头,轻轻咬她的锁骨,“你明知我最近有的是时间。”

沈千寻放下保温杯,似笑非笑,“知道你有,但奈何我有一颗金屋藏娇的心。”

让靳牧寒抛头露面什么的,她不想这么干,她啊,想私藏。

听言。

靳牧寒喜上眉梢,在她锁骨吮下一串串湿痕,想亲脖子,但是晚上沈千寻要去宴会,不能留下痕迹,于是,他解她的衣扣,往下亲。

头发松软,摩擦着胸口的肌肤,很是细痒,沈千寻轻轻喘口气,任由他胡来。

靳牧寒见雪肌上的一串吻痕,满意了,替她扣好衣扣,哄:“阿寻,这一次,带我去,恩?”

“我考虑考虑。”

靳牧寒吻上她的唇,亲的她骨头发软,“给我一个宣誓主权的机会。”

原来是为了这个啊。

沈千寻笑了,点头。

然后,刚把晚上饭局推托的叶文清突然收到小青的电话,说晚上的慈善宴会不用他一同陪去了,沈总的老公会陪着一起去。

叶文清:“······”

夜里,拂过的风带着热意,感受不到一点凉。

慈善晚会举办的地点是在四季酒店,宴会厅弄得豪华奢侈,中间,有个供人跳舞的大舞池,上面还有个小圆台,一个乐队的人在上面奏乐。

四周摆放张张欧式酒桌,红酒杯层层叠起,像山峦,各式各样的点心,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

男人忙着攀谈交际,女人负责比美。

宴会已经开场。

南嫣然穿着一字肩的礼服,性感不已,她拒绝不少上前邀舞的年轻男人,可仍有不少男人围着她打转,各种讨好奉承。

明晃晃的灯光打落,身上带的首饰闪闪发光,看起来,高贵的像只白天鹅。

南诗静即便入狱,可ws没倒。

南嫣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市长千金。

前几天,有记者拍到父女两在外面一块吃饭呢。

南诗静的事,似乎并未影响到父女两的感情。

就算大家有所非议也不会当着南嫣然面说。

有个女侍应端着酒托从南嫣然身边经过,南嫣然喊住她:“你站住。”

女侍应本想不搭理,就当没听见,反正没指名点姓不是吗,但是巴结南嫣然的那些男人把她给拽了回来:“南小姐叫你呢,耳聋了?”

女侍应不是别人,是周小艾。

周小艾踉跄两下,目光幽幽:“有事吗?”

南嫣然晃着酒杯,居高临下的看她,唇角勾笑,从她进场,老早就看到周小艾了。

周小艾把她当猴耍,这笔帐可还没清算,怎会错过眼下的大好机会。

南嫣然道:“周小艾,坑了我一百万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你当我是救世主呢。”

------题外话------

继续八千。

书城推荐票不要停呀(づ●─●)づ

《重生四零:高门俏长媳》by陈小笑

(军界干把子男主vs黑化食人花女主,强强!)

花燃用谢逾白早年送她的匕首,划花了蛇蝎闺蜜的脸,又用那只沾血的匕首,结束了她错爱半生的男人的性命,最后,一把火,在大婚当日,烧了张灯结彩的总统府。

归年,你看见了吗?

所有害死你的人,我都让他们下地狱在你的面前,跪着忏悔。

火光漫天。

再睁开眼,她竟又回到了改变她命运的那一年。

一切,都将重新洗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